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医魔后 > 第379章 咱俩最多算是个邻居
    宁国侯府萧家到了这一代,爵位是传给的庶子。

    也就是说,如今的宁国侯并不是萧老夫人的亲儿子,而是前任老侯爷的妾室所生。

    萧老夫人这一辈子只生了萧书白一个女儿,年轻时候想尽了一切办法想生一个儿子出来,结果都不成。没办法,只能把妾室所出的庶子寄养在自己名下,充做她的儿子。

    但那个时候,庶子萧方已经快十岁了,早就懂事了,怎么能愿意离开生母陪在嫡母身边。

    他闹过一阵,据说天天哭,大概有小半年的样子,突然有一天他的生母就生了重病,不到十日就咽了气。

    萧方再哭也没用了,没了生母的庶子自然该由嫡母来养。所以十岁之后的萧方是跟在萧老夫人身边长大的,一直到他后来承了爵位,也尊了嫡母为宁国侯府的老夫人。

    表面上来看,新一任宁国侯萧方对嫡母是很尊敬的,家里人也好好地侍候着,后宅亦以其为尊。但实际上,萧方一直都没有放弃对这位嫡母的怀疑,他始终认为生母的重病跟这位嫡母有关。也因此他对萧老夫人的态度只能说是尊敬,谈不上有多好。

    这些事是临往这边来时,计嬷嬷告诉夜温言的,且夜温言还记得,夜大将军在世时,同宁国侯萧方的关系很好,每次从营里回来两人都要一起喝上一顿酒,有时还会带着他的儿子。

    所以她不认为萧老夫人来给萧书白撑腰会得到宁国侯的支持,相反的,怕是宁国侯和宁国夫人对此还会避之不及,根本就懒得管这个姐姐。

    夜温言猜得没错,萧家的情况的确是这样的。萧老夫人口口声声称宁国侯府怎样怎样,但实际上,这一代宁国侯根本就不愿意搭理嫡母和嫡姐的事。所以她其实是没有底气的,因为萧家能派出来的人也就只有她自己而已,真要跟夜家翻了脸,她也是孤立无援。

    夜温言的话让萧老夫人的气势又弱了几分,想想家里那些糟心事,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命真是太苦了,这一苦就又抹起眼泪。

    夜温言看了就笑,“这怎么明明是在骂我,骂来骂去还把自己给骂哭了呢?萧老夫人快把哭声收收,毕竟也没几滴眼泪掉下来,嚎成这样挺假的。另外,有些话咱们必须得说明白了。就您刚刚骂我那个事儿,您是长辈,我自然不能像对刚刚那个妾室一样,直接就让丫鬟上手去教训。但是道理咱们还是得讲一讲的。”

    她的声音逐渐冰冷,“首先,来者是客,有客上门,我夜家好茶招待。这是待客之道!其次,客也得有做客的觉悟,客随主便是正理,您要是想反客为主,那就跟造反没什么区别。没听说上赶着跑到别人家里教训别人家孩子的,难道您自己家没有孩子吗?”

    她说到这里又笑了起来,“也是,自己家是没有亲生的孩子。那您来管教自己的女儿就是了,何必手伸得那么长,去管教您女儿的大伯哥的孩子?咱们捋捋这个关系,我是夜家大房的女儿,我外祖是穆家,您对于我来说,不过就是临安内城宁国侯府的老夫人而已。这种关系见了面请个安就是,跟隔壁邻居差不多,这怎么当邻居的还上门骂人呢?”

    萧老夫人让她给捋得直迷糊,明明是亲戚,怎么就给捋成邻居了?

    夜连绵这时候突然插了句嘴:“咱们是亲戚,得尊一声外祖母,怎么就没有关系了?”

    萧老夫人连连点头,却听夜温言又道:“外祖母?别闹了,刚刚我就说过,我外祖是穆家,二姐如果想认萧家为外祖,就自己认去。至于人家收不收,那就得看你的本事了。至于亲戚不亲戚的,其实也谈不上。大房是大房,二房是二房,这中间可差着事儿呢!”

    她说到这里,目光忽然投向了夜老夫人,“祖母您说是不是?”

    夜老夫人脸色变了又变,就觉得夜温言话里有话。

    什么叫中间差着事儿呢?差着的是什么事儿?

    老夫人不敢问,甚至都不敢搭夜温言这茬儿。好在夜温言也就随口问了这么一句,没指望她真的能把话接过来,她只是对夜连绵说:“二姐都这么大了,还不懂得审时度势。从前你巴结二夫人也就罢了,毕竟她是当家主母,你想得到些庇佑也是正常。可如今是二叔要娶平妻,那今后咱们府里可就是有两位主母了,且明显如今的二夫人是不受宠的那一个。二姐在这种时候还帮着萧家说话,这事儿以后万一要是传到了那位没过门儿的新二婶耳朵里,那你可得小心她给你小鞋穿。”

    夜连绵也觉得自己嘴快了。她只想着胳膊受伤时二婶管过她,可也就管了一晚上,等到大夫说不能完全治好之后就不再管她了。她这种时候多的哪门子嘴,替二婶说什么话呢?

    她不吱声了,继续端着胳膊看戏。

    萧老夫人就觉得自己刚才那口气好不容易缓过来,这会儿又要气背过去了。

    她身边的丫鬟也气,立即就要替主子出头,结果才张了嘴,声儿都没等发出来呢,就听坠儿来了一句:“边上站着那个,你要是敢废一句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你是丫鬟,没资格让我家小姐同你说话,所以你能对得上的也就是我。我也是个丫鬟,没读过什么书,也不明白太多规矩道理,我就知道谁以下犯上谁就该打。”

    萧家的丫鬟想起刚才坠儿打熙春那场面,吓得不敢吱声了。

    萧老夫人狠狠瞪了她一眼,低声咒骂了句:“没出息的东西!”然后再指着夜温言跟夜老夫人说:“你们夜家就是这样教养子女的?”

    夜老夫人没说话,穆氏听不下去了,随口就回了句:“就是这样教养的,我觉得挺好,至少比萧家的女儿强,更比萧家女儿的女儿强。”

    这话里话外带了萧书白和夜红妆两个人,堵得萧老夫人一句话都没有。

    夜清眉也跟了一句:“我们家言儿只是言语犀利了一些,却不会做出格的事,至少没有在成婚之前就和男子怎样怎样,品行是绝对端正的。”

    夜飞玉也道:“而且言儿说的也都是实话,这世上越是实话越不好听,却偏偏我们大房这边对子女的教导就是不得说谎,所以我们从小就只会实话实说。”

    一直坐着没吱声的夜楚怜有点儿坐不住了,闷闷地来了一句:“其实说起做药,我四姐姐也会做药。但她做出来的是救命的药,可不是放在酒里给男人喝的药。”

    “放肆!”萧书白可算找到了发泄口,“你指桑骂槐的在说谁?小小庶女竟也敢欺到我的头上,我还没死,我还是夜家的二夫人呢!”

    她怒目直视夜景盛,“你到底是要娶平妻,还是要休妻!”

    夜景盛撇了她一眼,“那就要看你们萧家的态度了。若一直是这样闹下去,那我也只能走休妻一步。你擅妒,也相当于无子,已犯七出,这事儿就是说到官府那去,我都有理。”

    “你敢!”萧老夫人急了,“夜景盛你敢休妻?”

    “我有何不敢?”夜景盛今儿也是豁出去了,常雪乔怀着孩子在外城等他,他要是不把家里给整明白了,如何对得起他心爱的女人等他多年?“我说过了,萧书白数得上七出之罪,休了她也在情理之中。之所以说娶平妻,多少也是顾念着宁国侯府的颜面。可你们要是再继续闹,那咱们就谁也别给谁留脸了。就一起把当年的事说一说,看谁丢人。”

    他说完还瞪了萧书白一眼,气得萧书白几乎就想冲上去手撕了他。

    夜温言还在那儿“溜缝儿”:“以前年纪小,只知道二叔娶了宁国侯府的嫡女,可是好大的脸面。后来长大了些,就左看右看都觉得二婶长得比二叔还老,我还以为只是长相显老,没想到还真比我二叔大一岁。这就不奇怪了。”

    萧书白气得直翻白眼,她保养得当,怎么看起来就比夜景盛还老了?

    夜景盛瞅着今日的夜温言,就觉格外顺眼,甚至她说一句他就点头一下,配合还挺默契。

    萧家人见局势对她们越来越不利,想再说点儿什么,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于是母女二人抱头痛哭,一边哭一边不停地盘算这事儿该怎么办,这个局该怎么破。

    夜景盛也不着急,他觉得娶平妻这个事儿已经赢定了,且从今往后萧书白也不能再在他跟前耀武扬威,这简直是一举两得。

    于是他坐下来,还安慰了熙春一番,又跟老夫人说:“是儿子的事让母亲跟着烦心了,这都是儿子的错。待将来新妇入府,定让她好好孝敬母亲。”

    这时,谁都没有注意到丫鬟随喜正从门外匆匆进来,走到夜楚怜身边耳语了几句。

    之后夜楚怜便冲着对面坐着的夜温言使眼色,同时,嘴巴也一开一合,用唇语无声地说了两个字出来——“银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