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医魔后 > 第361章 请四小姐把那册子拿回来
    还有没有人见过夜温言不知,但想来风卿卿也不会见着什么人都把自己的东西送出去。

    “先生是跟那位仙女说了自己是皇宫巧匠吧?”她问应鹏,“所以她把那本册子送给了你,希望能够给你些启发,或是说,给你些不一样的灵感。”

    应鹏苍老的脸上展露出熠熠神采来,他用力点头,“确如四小姐所说!至于好看不好看,老朽以为,重要的应该不是它好不好看,而是它独一无二。这种东西就好像不应该属于这人世间,不属于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人。是天上仙人所戴之物,落入凡间不过是个偶然。”

    他又拿起夜温言的耳坠子,“类似的样式我也打造过,不完全一样,却又一眼就能看出是一脉相承。四小姐可以不说这坠子得自何人之手,我既有仙缘,旁人自然也可以有仙缘。只是老朽提醒四小姐,这样的东西不要戴进皇宫去,不要让如今的西宫太后看到。”

    “李太后?为何?”

    “因为她会抢的!”应鹏提起李太后,一脸的厌烦,“正如四小姐所说,老朽干了一辈子巧匠,怎么可能锤个金就能废了三根手指。那三根手指是我自己豁出去的,宁愿扔了三根手指,我也不想打出册子上的珠花戴在那李皇后头上。”

    应鹏说这话时,面上尽是厌恶之意,任谁都能看得出。

    夜温言知这其中一定有事,但却猜不到是什么事,竟能让应巧匠宁愿废了三根手指,也不想把那珠宝给她打出来。

    “那珠花很复杂,除了我没人会打。那册子是我的,除了我,也没人敢动。”应鹏似陷入了回忆,自顾地说着,“宫中奇巧阁那是我的地盘,从我祖父那一辈起,就一直都由我们应家管着。应家巧手天下第一,无人能及,应家不做之物,也不会再有任何一位巧匠敢接。因为宫中八成巧匠都是我应家弟子,他们是宁愿没了脑袋,也不会背叛应家之人。”

    夜温言懂了,“所以那珠花你不打,就是真的没有人肯打,也没有人会打。所以李皇后直到熬成了太后,她也没能戴上那朵珠花。”

    应鹏应头,夜温言心里也在猜想着那是什么品牌的珠花,能让李太后一眼就相中。

    后世珠宝比起古时的首饰都相对简约,不像北齐所处这个时代,越是贵重的珠宝越是繁复,好像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和它的与众不同。

    后世不一样,后世以简约为美,当然也有工艺复杂的,只不过甚少有人去选择罢了。毕竟生活节奏不同,环境也不同,太复杂的工艺戴起来实在不方便。

    可她也不认为李太后会选择那种既简约又抽象的造型,毕竟李太后也不明白那种造型和logo代表的是什么意思。所以既然能让李太后看上眼,应该是介于传统中式和后世简约两者之间的风格,那应该是……西方古典风吧!

    她一下子就明白了。

    风卿卿最爱鼓捣这些在她们几个看来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应巧匠说的册子应该不是一整本首饰图鉴,应该是风卿卿东拼西凑出来的一本类似于手账的东西。

    就是把各种喜欢的款式图片撕下来,重新贴在一个本子上,边上还会配一些自己写的小字,或是对图片的总结,或是对自己心情的总结。

    于是她问应鹏“那册子上是不是还有一些让你似懂非懂的字?”

    应鹏惊了!

    “四小姐怎么知道?”

    夜温言笑笑,“我猜的。”

    应鹏却不信这话,“如果真是猜的,四小姐的这副耳坠子就无法自圆其说了。”他指着桌上的耳坠说,“同样的册子,四小姐也见过,对吧?且四小姐比老朽幸运,你得了那两位仙人的馈赠,直接拿到了打制好的成品。”

    他一边说一边止不住地感叹“实在是太特殊了,我这一年多几乎每天晚上都在想,这上面的图案究竟是什么意思,可惜始终不能想出答案来。四姐这里可有答案?”

    夜温言想了想,摇头,“没有答案。”她的确不知道后世那些奢侈品牌的品牌故事,因为不关注,所以即使风卿卿讲过,她也没怎么好好听,过后更没往心里去。

    应鹏有些遗憾,但他这人特别懂进退,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也都有不愿意说的事情。就像夜温言没有问他为何如此厌恶李太后一样,他也不想问夜温言到底在什么地方看到得到的这副耳坠。

    他已经太老了,所以有些事情也懒得再去刨根问底。

    “四小姐肯定很想要那本册子吧?”他告诉夜温言,“东西在李太后手里,你若是有本事就去寻来,若是没本事,就只能任由那东西继续握在那老妇手里。”

    他称李太后为老妇,虽然李太后看起来依然年轻,他依然只愿称其为老妇。

    “我希望四小姐能把东西拿回来的,虽然那是仙人送给我的东西,但我这一生未取妻生子,应家到我这一代就断了后了,所以我也没有什么人可传。四小姐若是能把那册子拿回,它就是你的东西了,另外我也愿意帮着四小姐为东宫虞太后打制一样首饰。”

    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夜温言看出应鹏很想要她那副耳坠,但她没给。因为那不是真正的首饰,而是她用灵力幻化出来的,有一定的时效性。

    她可不想发生那种应鹏拿着首饰看,看着看着首饰突然就不见了的场面。

    她离开首饰铺,临走前问了应鹏那两位仙人是如何消失的,可有留过什么话。

    应鹏告诉她“凭空消失,突然不见,就是说着说着话,那位仙女小姑娘突然就喊了一声‘糟糕’,然后她就拉住了那白衣仙人的袖子,两个人一起不见了。”

    她很遗憾,卿卿并没有留下更多的讯息。但同时也很开心,至少卿卿来过这里,那就有可能再来一次,她就有可能在这片大陆再遇见卿卿。

    至于那本册子,卿卿的东西,她是一定要拿回来的。

    她走出小室,跟着江婉婷和池飞飞一起走了。林东家送到门口才回来,然后小声问应巧匠“夜四小姐让你给虞太后打什么首饰?可有图样?”

    应鹏摇头,“没有图样,她只说把从前李太后相中的珠宝打出来,由她转送给虞太后。”

    布满皱纹的老脸突然就笑了起来,这一笑褶皱就更深了。

    “好一个夜四小姐!她若真有这番胆量,若真能压得西宫那位抬不起头来,我便将整个应家都送给她,也将应家所有弟子,以及近五代的传承全都送给她!”

    林东家叹气,“你就恨她恨成这样?”

    应鹏阴着一张老脸反问“我不该恨吗?当年锦如死的那么惨,我明知道是她所为,却不能替锦如报仇,这件事情我到死都忘不了!”

    “所以你就自断三指为了不给她打珠花?”林东家不停叹气,“值得吗?你是巧匠,没了三个指头你还能干什么?你我二人忘年之交,我替你不值!”

    “值了。”应鹏搓搓这张老脸,愈发的沧桑,“当年锦如死后我就发过誓,这一生再也不会给李笑寒打一件首饰。何况是仙人的图册!她怎么配戴仙人图册里的东西?”

    林东家不好再说什么,只无奈地叹气,然后拉着应鹏先回了林家。

    至于打制那珠花,自然是在林家的铺子里完成,应鹏是不会再进宫的。

    夜温言一行直奔百品香去吃饭,这会儿还不到饭点儿,百品香客人不多。

    小伙计见夜温言来了很高兴,一边说着大夫人把酒楼重新接手后,把他们这些伙计全都请了回来,一边告诉夜温言今儿大师傅研究了一道新菜,正好请四小姐尝尝。

    夜温言无所谓新不新菜,她的嘴被师离渊给喂刁了,不管外头的菜还是家里的菜,除了穆氏包的饺子以外,再没有什么菜能对得了她的口味。

    但她还是愿意跟江婉婷还有池飞飞坐在一块儿的,特别是听着池飞飞说近日临安城闻,什么张家的管家看上了李家的厨娘,什么哪个五品官家的儿子相中了二品大员家的女儿,还有谁家丢了一套玉~碗,谁家少了几副金筷子。

    临安府尹的女儿,知道得自然是比她们都多的,就连江婉婷都感叹“你们家真是一点儿都不愁无聊,每天光是听这些事都够有趣的了。可惜了我们家,一天到晚听到的都是掉脑袋的案子,我爹也不好把那些血乎乎的事拿回家里讲,我的日子就过得有些无聊。”

    她看看夜温言,说“阿言,说起来我还有点儿想念那归月郡主了。虽然她在的时候觉得她挺闹腾的,我和飞飞陪着她也挺累。可比起现在的无聊,似乎累一点才更好。”

    后面的话她就没说,累一点就可以不用胡思乱想,累一点就可以把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给抛在脑后。

    可是有些事不是说忘就能忘的,有些人也不是说不惦记就能不惦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