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医魔后 > 第355章 我想娶平妻
    福禄院儿的人最近让那棵树给折腾够呛,原本只是几个婆子和君桃知道那树怎么回事,结果弄到现在,所有人多多少少都有些猜想了。

    先前说话的婆子听了丫鬟的嘟囔,来到了那棵大树前,特地蹲下来往树底下瞅。

    大树下方铺着一圈鹅卵石,石头干干净净的,一点儿饭菜的残渣都没有,甚至一点不好的味道都没有。只除了树皮上还散着淡淡的药味之外,其余一切正常,就好像这些日子以来,根本就没有人给树喂饭菜一样。

    婆子又有点儿心慌了,院儿里有鬼这个事儿渐渐让她也觉得是真的,甚至她都觉得自己也有点儿迷糊,想跟老夫人一样在榻上躺几天。

    夜景盛看着这一幕,心下愈发的不安。

    老太太当初倒了老爷子的药,这事儿他是知道的,但他并没有阻拦老太太那样做。因为他也觉得父亲对自己不好,就只知道疼大哥一家,对他这个二儿子几乎不闻不问,甚至从小到大都没有教过自己习武,也没有教过他识字。只要他一问,给他的回答就是夜家承不起第三个将军,朝廷也不允许夜家再有文官上朝。

    所以他从小就讨厌父亲,也憎恨父亲,就因为父亲的忽视,所以太多的人管他叫窝囊废,就连他妻子的娘家都看不起他,萧老夫人甚至说过后悔把女儿嫁给他的话。

    而且他知道,相比起宁国侯府萧家,父亲更看中同为武将的穆家,更相中穆家的女儿。所以当初萧家想把萧书白嫁给他大哥时,父亲果断拒绝,立即为大哥择亲穆家嫡女。

    萧书白是嫁大哥不成,才退而求其次嫁给他的。

    还有,他当初也不想娶萧书白,因为他知道萧书白比他大,而且他那时候年纪尚小,根本不到娶亲的年龄。萧书白为了能嫁入夜家不择手段,竟设计害了他一场,让他不但背上一个酒后失德的罪名,还不得不把萧书白这个老女人娶进门。

    父亲因为此事把他打了一顿,说他有辱门风,夜家大宅里怎么能出个他这种混账东西?

    以上种种,促使他明知道母亲在做什么事,却根本没有想管的意思,反而还跟着起哄,把大房一家也推入了深渊。

    他做的那件事只留了熙春一个把柄,他为封住这个口,纳了熙春为妾。可福禄院儿这头却不知道有几人知晓,也不知老太太封了多少口。

    他一直以为这样的大事,老太太既然做了,就一定得是严防死守,做到滴水不漏。可如今闹成这样子,明显是露了馅儿了,偏偏还漏到了夜温言那里,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他大步走进正屋,丫鬟正在喂老夫人吃饭,一口一口的,有哪一下没喂好,还要被老夫人斥责两句。夜景盛快步上前将碗接了过来,挥挥手让那丫鬟退下。

    老夫人见到他来了倒是有些意外,因为病了这几日,二儿子就来请过两回安,平时是不来的。但她也不怨恨,因为她知道二儿子是在外奔走,寻找出路官复原职。

    这事情可不容易,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得妥的,所以不来看她也正常。

    但今日既来了,她就得问问事情办得怎么样,可还不等她开口,就听夜景盛先问道:“当初母亲做的那件事,到底是怎么走漏的风声?”

    老夫人心里咯噔一声,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什么事?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母亲。”夜景盛把碗放下,“现在屋里没别人,就咱们娘俩,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其实我们都做过一些事,自以为别人不知晓,但实际上我们互相之间都是知道的。甚至我做那事儿时,母亲还旁敲侧击的给出过主意。”

    “我什么时候给你出主意了?”老夫人明显有些慌,想躺回榻上,却被夜景盛一把给抓住了。她用力挣扎,却没什么用,儿子的力气比她大多了。“你到底要干什么?景盛,这个家也就剩下咱们母子相依为命,难不成你现在连我都容不下了?”

    “母亲这说的是什么话?”夜景盛也急了,“儿子永远不会容不下母亲,儿子只是想替母亲分担。现在这事儿已经不算什么秘密了,福禄院儿的下人心里都有数,那夜温言心里也有数。刚刚我在府门口碰着她了,你猜她说什么?”

    老夫人一哆嗦,“她说什么了?”

    “她说我如今还能住在一品将军府里,沾的是我大哥的光,而不是父亲的。这是什么意思?母亲能不能告诉我,夜温言为何要这样说?”

    “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这样说!”老夫人牙齿都在打哆嗦,一张脸煞白煞白。夜景盛的话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以至于她都觉得夜温言的刀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稍微动一下就能把她的脑袋给砍下来。“好好待你那个妾室。”她突然把声音压得极低极低,几乎就是俯在耳边告诉夜景盛,“只要她把嘴闭严实,就什么事都没有。”

    夜景盛心里也慌,老夫人如此谨慎,让他也跟着警惕起来。

    是啊,夜温言那边已经有行动了,已经开始折腾老夫人了,那是不是很快就要轮到他?

    他必须得稳住熙春,相比起萧书白,熙春才是更不好控制的一个。因为他们彼此之间没有利益关系,但凡他对熙春一个不好,那件事情都有可能从熙春的嘴里泄漏。

    虽然事情熙春自己也曾参与,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奴籍的人,贱命一条,他怎么可以用自己的命去跟个贱奴拼。所以不能招惹熙春,不能让熙春走到那一步,也不能太得罪萧书白,因为萧书白说过,熙春能做的事她也能做。

    可是雪乔和无双怎么办?

    他问老夫人:“如果现在我想娶一位平妻进门,母亲觉得可好?”

    老夫人一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儿子是怎么突然把话题转到这上面来的,刚刚不是还在说那件事么?这怎么又扯到平妻了?而且……“哪来的平妻?”她问夜景盛,“你要从哪里找到一位平妻?是已经找到了,还是才有这个打算?”

    “早就找到了。”夜景盛实话实说,“十多年前就找到了,一直被我养在外城。我们有一个女儿,跟红妆同岁,比红妆还美,且不但美,还知书达礼,懂事听话。这么多年不吵不闹,处处为我着想,为了不让我为难,从来都不提认祖归宗之事。她的母亲也是位美好的女子,从来都是以我为尊,从不曾对我有半句怨言。她们本是打算一直生活在外面的,就是为了不给家里添麻烦,不惹萧家发怒。但是现在又有一个小生命已经在她的肚子里了,我不能让那孩子也生在外面,如今家里成了这样,萧书白生的两个孩子一个都不中用,我要是再让亲生骨肉流落在外,这辈子就再没有指望了。母亲,您得帮我。”

    夜景盛这些年实在是把常雪乔母女藏得很好,文不成武不就的夜二将军,办得最成功的事可能就是这件了。当然,只除了夜飞舟他没能瞒住,其它的人倒真是瞒得滴水不漏,包括萧书白和老夫人。

    所以当老夫人听他说起这些事情,懵的那不只是一点半点儿,直过了好长时间才又回过神来,第一句话就是问他:“现在肚子里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夜景盛摇头,“才两个月,还诊不出男女,而且她们住在外城,也请不到好大夫给诊。我就想着赶紧把人接回府来好好的养,不管男孩还是女孩,都是咱们的希望。”

    老夫人点点头,“是啊,不管是男是女,都是希望。但最好能是个男孩,以前你父亲不待见你,对你的孩子也不上心,所以咱们就希望能多生女孩,将来好把她们嫁到宫里去,如此你才能有翻身的机会。但如今局势不同了,你首先要想的是继承住这份家业,至于其它的,以后再说吧!”老夫人说到这里叹了气,轻轻地靠在身后的垫子上,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夜景盛见母亲对他娶平妻的事情没有疑议,心里很是高兴,“那母亲可一定要帮我。”

    老夫人看了他一眼,“你想我帮你,无外乎就是萧书白和萧家。这事儿其实也不难,就冲着红妆和飞舟这两个孩子,那萧家也说不出什么来。但你一定要想好,当初那件事情是你夫妻二人联手做的,万一她用此事做为要挟,你还是不能同她硬碰。”

    夜景盛的情绪有些低落,直到从福禄院儿离开,心里头还是不好受。

    就像老夫人说的,如果萧书白用那件事要挟他呢?雪乔该如何进门?

    他不好受,老夫人这会儿也不好受。因为夜景盛问了当年的事,还把夜温言的话传递给她,这让她的心始终不能落地。一直都在想夜温言到底知道什么,又知道多少。

    还有,当初的事情她一直觉得天知地知最多一个君桃知,可实际上二儿子都知,那萧书白肯定也是知道的了。这么多张嘴,她该怎么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