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医魔后 > 第345章 看电影行吗?
    夜温言是真有心想问问时家夫妇到底知道了什么,但也确实是真想立即逃离时家。

    人与人之间相处就是这样,太冷漠不行,太热情也受不了。

    时若浔一再跟她道歉,也一再的表示自己实在不清楚父母为啥就成了这样,明明平日里挺正常的两个人,这怎么说下道儿就下道儿了呢?

    夜温言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最后就只能安慰她“慢慢习惯吧!”

    回内城时,她把萧诀和白初筱都带上了,本来是想着这俩人家本就是安在内城的,今儿天色晚了,就先带回去各回各家,她说的事明日再办。正好她也能借这个机会再好好想想,这件事情具体应该怎么办。

    然而由于萧诀和白初筱二人过于激动,以至于马车都到了一品将军府门口了,他俩说啥也不离开夜温言。夜温言在马车里他们就在马车里,夜温夜要回家他们就跟着夜温言回来。萧诀甚至还说“四小姐不用觉得我是外男留宿多有不便,我跟府上大少爷也是相熟的,以往也经常在一处聚聚,他甚至还到我家里住过,所以我一会儿自去找他说话就好。”

    白初筱更直接“我是女子,就没什么不方便的了,四小姐去哪我就去哪。”

    夜温言果断地又回到了马车里,彻底断了回家的念头。

    这该怎么整呢?她坐在车厢里托腮苦想。

    原本的打算是她先把人带回来,然后这不是还有一夜的时间吗,她就去同师离渊说一下,由师离渊出面,将她所知的全部后世西医诊疗手段用灵力打入这二人脑中,算是她给他们的传承。然后再由师离渊在她二人神识之中打下烙印,以确保不背叛,不离心。

    当然,这一切都是要在经过萧诀和白初筱允许的情况下才会做的,但凡她们对打下烙印有半分疑虑和犹豫,此事都会立即作罢,且记忆修正,再也不提。

    她本来有一晚上的时间可以好好计划这件事情,可眼下似乎不行了,这俩人压根儿不给她时间,逼着她必须立即就把事情给办了,这让夜温言很为难。

    坠儿见自家主子为难,赶紧就劝这二人“先回家呗,有什么事明儿一早再说。我们就住在这里也不跑,还怕找不着吗?而且你们这算是求人办事,求人办事就得看被求之人的脸色,哪有像你俩这么硬气的?这个态度就不对。我家小姐大人有大量,不同你们计较这个,所以你们也得有点儿眼力见儿,先回去,等到了明天一切都好说。”

    夜温言无意理会坠儿是怎么劝的,更无意理会那二人是怎么辩的,她这会儿已经轻轻摇起了断魂铃,师离渊的声音立即传了过来“阿言。”

    她“嗯”了一声,再同他说“有个事儿可能得需要你帮个忙。”

    “你说。”

    “师离渊,向他人脑中灌入记忆这种术法你会吗?准确来说也不是记忆,就是一些知识,想让他们知道的事,生生用术法打入进去,你会不会?”

    他答“会。”

    她再问“那在识海中打入烙印,让对方不会背叛,这样的术法呢?”

    他犹豫片刻,反问道“阿言,这两种术法你不会吗?”

    她说“我会啊!但是我不能亲自去做啊,那样就暴露了我也有灵力的事。我不能暴露,天下有一个你就够了,再多一个人心会乱,他们会开始思考是不是天地灵力恢复了,也会开始尝试能不能回到从前。到那时民心浮躁国不安稳,天下必乱。”

    他叹气,“哪来的那么多大道理。本尊这样问你不是让你亲自去做,而是想说……夜温言,这种你自己都会的小把戏,本尊怎么可能不会?”

    夜温言“……”

    “阿言,究竟何事?你要下烙记的人是谁?又为何这样做?”

    她把自己的打算说了一遍,同时也争求师离渊的意见“不想把他们带进炎华宫,太显眼了,不如我们在外面找处地方,悄悄给做了,如何?”

    师离渊没同意,“外面也没什么合适之处,还是来炎华宫最好。况且你想要让他们心甘情愿,就必须得给他们足够份量的震慑。这个震慑如果拿到外面去效果就差了些,非得在炎华宫才最有份量。至于惹不惹眼的问题,阿言,叫他们都闭上眼睛,本尊接你们过来就好。”

    夜温言欢欢喜喜地收了传音,打断坠儿絮絮叨叨的话,然后掀了车厢帘子跟坐在外头的计氏兄妹说“一会儿你们赶马车回府,在府里等我。我们……去那个地方一趟。”

    计氏兄妹心领神会,只应了“是”,一句也不多问。

    倒是白初筱愣愣地问道“那个地方是哪个地方?”

    夜温言说“闭上眼睛,马上就到。”

    说马上就是马上,也就一闭眼一睁眼的工夫,四人已经站在炎华山上,正对面就是炎华大殿。且好巧不巧,他们的凭空出现,正好出现在了云臣和连时之间。

    两个人原本对面站着正说话呢,突然之间挤进来四个人,生生把两个人给撞分开了。

    二人猝不及防,连时还好,退了几步就稳住身形。不会武功的云臣就惨了点儿,后退的脚步没走直线,眼瞅着就要从炎华山的台阶上栽下去。

    吓得连时赶紧扑过去救他,可惜还是没来得及把人抓住,只好自己先趴在台阶上,给云臣当了个垫背。

    这一下可把两人给摔够呛,云臣多半是吓的,连时多半是让他给砸的。但好在夜温言赶紧跑过来把二人都给扶了起来,同时暗中运起灵力复了二人伤势,如此才没让场面过于混乱。

    坠儿也跑上前表达关怀,大殿门口,就剩下萧诀跟白初筱面面相觑,相对无言。

    云臣扶着连时往上走,一边走一边问“有没有摔着哪儿啊?我真不是故意的,谁成想四小姐突然出现了,还带着这么些人,我也是生生被挤出去的。连公公你年纪大了,我摔一下也就摔一下,没什么,可你这老胳膊老腿的来给我当垫背,万一摔坏了可怎么办啊!下回可别再干这种冒冒失失的傻事了,太吓人了。”

    连时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一把将云臣给甩开,“哪只眼睛看到我老胳膊老腿了?我可是有功夫的人,能用平常人的眼光看待我这种身怀绝技的高手吗?我不接着你怎么办?眼瞅着你脸朝下磕到石头台阶上?那你这一口牙可就保不住了。钦天监监正没了牙,以后你说话都漏风,还怎么观星?天上哪颗星宿能愿意跟个没牙的凡人沟通?”

    云臣无奈,“行行,你有理,你不老,我谢谢你成了吧?”说完又转看夜温言,“四小姐到底是怎么来的?坠儿也就罢了,这两位是……有点儿眼熟。”

    连时很无奈,“记性也太差了,没听说占星还能影响记性啊?我一个深居炎华宫之人都认得萧太医,你常年在宫中行走,就没见过?倒是这位小姐……呃,四小姐新收丫鬟了?”

    再看,萧诀跟白初筱,懵比树上懵比果,懵比树下你和我。俩人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来看去也没看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他们甚至没反应过来连时一口一个炎华宫炎华宫的,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不过“四小姐收新丫鬟了”这句话白初筱到是听明白了的,也确实符合她的想法,于是她点点头,“对,四小姐收新丫鬟了。”

    夜温言抚额,“还能不能有点儿正经的了?”

    坠儿也反对“白大小姐您就别跟我抢活儿了行吗?您说您堂堂太医家的孙女不好好当,非要当什么丫鬟,这算不算走丫鬟的路让丫鬟无路可走?”

    云臣想起来了“萧太医!还有白老太医的孙女!”可想起来之后就更迷茫了,“你们怎么到炎华宫来了?四小姐邀请的?”

    连时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傻啊?就这种凭空出现**,就是四小姐她也办不到啊!明明就是帝尊他老人家亲自施展的,所以要说邀请那也是帝尊大人邀请的。”

    云臣听得皱眉,“帝尊邀请萧太医还说得过去,但是邀请白小姐就没有道理了。”

    白初筱突然就懂了,懂了之后立即就跪了,一边跪一边说“没有的事,帝尊大人没有邀请我,我也不认识他,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我是跟着四小姐一起来的,这位公公您可千万别把这种事儿往我身上赖,我还没活够呢!”

    云臣对这种求生欲表示满意。

    连时也觉得这位白小姐还挺上道儿。

    夜温言则看了看还愣在一边的萧诀,轻轻叹了一声,用传音跟师离渊说“手段太暴戾了,我好不容易找着俩合适的人选,你再给吓傻了可怎么整?”

    师离渊哄她“不怕,炎华山上固本培元,傻不了。最多就是吃惊一会儿,很快就会好了。倒是阿言你,可有把要灌输的事情准备好?是你口头告诉本尊,还是有书面记载?”

    夜温言想了想,问道“看电影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