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医魔后 > 第342章 只管往帝尊身上赖
    时若浔要说的事,还是跟夜温言做出的那些特效药丸有关。

    她问夜温言“医馆里剩下的药丸已经不多了,我这里有账,还剩下十二枚。就想问问四小姐,以后这种药丸咱们还卖不卖?如果卖的话,每个月能供多少量?”

    夜温言琢磨了一会儿,问她“你们的意见呢?是卖好还是不卖好?”

    时若浔道“实话实说,我们都不太愿意卖。一来是舍不得,这么好的药丸只卖一百两银子,简直暴殄天物。何况就算才一百两,外城大多数人也还是出不起的。时家可以补贴一时,却不可能补贴一世,一旦不再补贴,怕事得其反。二来也是萧太医的意思,他不愿意用。因为他希望尽可能的施展自己的医术,想让四小姐教给他的那些本事有机会实践。”

    时若浔说到这里顿了顿,看了看门口,声音压低了几分,再道“其实这些都是借口,最主要的原因是……四小姐,那些药丸太厉害了。几乎无病不医,就算绝症、就算是断胳膊断腿的外伤,只要用了药,伤势都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好。眼下外城已经有人在猜测那根本不是凡人的东西,而是神仙之物了。”

    坠儿这时插了句嘴“说是神仙之物还算好的,就怕有人说是鬼物,到时候再给我家小姐扣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那就不太好了。我家小姐已经是魔女了,总不能再被人说是鬼女。”

    夜温言失笑,“哪来那么些魔不魔鬼不鬼的,但不能再拿出那样的药丸来卖确实是正经事。至于先前那些药丸……”她想了想,告诉时若浔,“就往炎华宫推,就说那些药丸其实是帝尊大人借夜四小姐之手,拿出来救苦救难的。东西一共就那么多,到今日就卖完了,剩下的那十二枚药丸咱们收回来就是。”

    时若浔和白初筱二人听得乍舌,“赖,赖给帝尊大人?这样……真的好么?”

    她们十分不确定,白初筱说“四小姐三思啊!那位据说可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咱们这样做会不会惹他老人家发怒?”

    夜温言每次一听到师离渊被称为“他老人家”,都会觉得十分滑稽。明明是个年轻公子,却被叫成老人家,这样的称呼配上他那样的外貌,实在有点儿让人接受无能。

    她给她们二人吃宽心丸“没关系,炎华宫远着呢,山也高着呢,那位老人家可听不着外城人在说什么。这种药丸只要渡了他这一层金才算说得过去,也不会再有人有任何疑议,想要缓住咱们医馆,这事儿你们不做也得做。”

    时若浔咬咬牙,“行,我们做!我这就去把药丸都收起来,以后不卖了。回头再叫人把风声放出去,说不定有了帝尊大人这层金,咱们这医馆的生意能更好。”

    时若浔说干就干,风风火火地跑出去,很快又风风火火地跑回来。手里抱着一堆瓶子,直接搁到了夜温言跟前,“都办好了,这些药丸四小姐收好。”

    夜温言示意坠儿把东西收着,然后又问时若浔“你们有没有想过,没有了这些药丸,医馆要想更进一步,还有什么可行之法?”

    时若浔立即道“想过,而且跟萧太医和白小姐都商议过,萧太医的意思是,他虽然可以给伤患开刀做手术,但是那种手术创伤太大,轻则割肉重则动骨,咱们现有的麻沸散根本不行,所以很多手术还是依靠药丸才能成功。四小姐能不能只从麻沸散上面下功夫,改进一批麻沸散出来?其实按照这个法子,许多病都可以改进一批相应的药,比传统的药丸功效好,但也不要好得那么彻底。不治百病,只治专病,痊愈速度不至于快得惊人,也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又比传统药材快上……就快上一半吧!这样可行?”

    夜温言觉得这个法子甚好。

    先前之所以有那样的药丸出来,是因为地龙翻身,她一时间没了办法。

    说起来,药丸都是她折中之后的法子,若不用那些药丸,当初她甚至都想过捏花催灵,以灵力直接去复原了所有伤痛。

    但那样一来,她身带灵力的事就瞒不住了。

    天下有一个师离渊就够了,再有一个她,怕是人心会乱。

    “那就这样说定,咱们先从麻沸散开始。一会儿你叫人将店里的麻沸散整理一部分出来,我走时带着,改好之后再派人给你送回来。麻沸散是第一步,在这之后我会着手改进治疗风寒类病症的药物。另外内城我收了之前李家开的那间医馆,准备在那边再做些药酒,保健养生可以服用,跌打损伤也可以外敷。待药酒做好之后也给你这边送一些过来。”

    时若浔有些激动,倒不是因为有这些药,而是她听夜温言说收了李家的医馆。于是老话重提“四小姐把我们时家这医馆也收了吧!李家的您都收了,也不差时家这一个。”

    夜温言摆摆手,“那不一样。李家犯了错,那家医馆是赔给我的。但你们时家却没错,非但没错,还帮助过我,也帮助过临安外城的百姓,所以这家医馆我不能要。”见时若浔有些失望,她又接着道,“虽然医馆我不要,但我毕竟出了药品,也出了自己的医术和宫里的太医,所以若是时家肯与我合作,咱们还是可以商量的。”

    “就等四小姐这句话呢!”时若浔终于又高兴起来,“上次四小姐就说待临安重建结束,会往时家走一趟。如今一切恢复有序,四小姐这次来外城,可否顺路去我们家?”

    夜温言笑笑,“好,择日不如撞日,这就去吧!另外,我的马车停在街口,一会儿你安排小伙计将麻沸散送到我的马车里就好。”

    时若浔立即去安排,夜温言带着白初筱和坠儿一起走去外堂,就看到计蓉还站在萧诀身边,正看着萧诀给一个伤患看腿,还时不时探一下身,仔细往那伤患的腿上瞧。

    她听到萧诀说“我上次就同你说过,你这本是轻微骨折,但因为你不够重视,来治得晚了,所以拖得重了些。我已经给你做过手术,从今日复诊来看恢复的还算不错,但回去之后一定还要再静养最少十日,期间除非必要,不可以随意走动,最好卧床,懂吗?”

    那伤患苦哈哈地点头,还问萧诀“能不能早点下地?家里一堆活儿等着我做,我不能总让我家闺女侍候我,她才六岁。”

    萧诀摇头,“不能,你要想养好,就听我的,要是想废了这条腿,那这些日子我们的共同努力可就白费了。我这样同你讲,你这腿若是放在从前,是根本不可能养好的,最多就是让你一瘸一拐地走路,落得个终身残疾。如今也得亏是夜四小姐肯将医术传下来,时家医馆也允许你先赊着账,你才有了这么好的治疗机会。所以你得知道感激,而不是一味的求快。”

    那人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夜四小姐神医在世,我们外城所有人都念着她的恩情。我们也知道太医您的辛苦,因为如此高超的医术,普通大夫是学都学不会的。也就只有您这样入得了太医院的高人才能学会了,还愿意留下来帮忙我们外城人,这份恩咱们谁都不忘。还有时老爷一家也是好人,等我好了我一定会努力干活儿,把欠下的银子都还上。”

    他在小伙计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萧太医请放心,我一定听话,回去好好养着。”

    萧诀送走了这位伤患,又将后面一位轻伤患交给白初筱来看,这才走到夜温言身边,恭恭敬敬地行礼“萧诀见过四小姐,问四小姐安。”

    夜温言笑笑,伸手虚扶了一下,“萧太医不必多礼,这段日子辛苦了。”

    萧诀摇头,“不辛苦。虽然病患比在太医院时接触的多,但宫里那个环境四小姐知道的,每天都提心吊胆地做事,就算一年接一次诊,那也是有掉脑袋的可能。相比起来,外面就轻松多了。何况我既得四小姐亲传,就不能把这手医术只留在皇宫里,四小姐说得对,众生平等,无论皇族亲贵还是平民百姓,大家都是一样的人,所以没有道理所有好的都只给贵族,百姓同样也有权利享有高水平的医疗手段。”

    他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也是有私心,四小姐您传授的医术外伤居多,宫里人多是内患,外伤实在少之又少。我若继续留在太医院,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跟外城那些在地龙翻身时参与过救治的大夫一样,把学到的这些东西都忘得一干二净。我不想那样,就只能不停地熟练,温习,融会贯通,如此才能真正提高自己。”

    这些话说得夜温言很是无奈,她几次表达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大夫,这一世也没有行医济世的志向。却偏偏有太多人都希望她走这条路,他们甚至都把她今后的路线给规划好了。

    一个时家医馆,一个李家医馆,一个白太医,一个萧太医,再加上时家兄妹和白初筱……

    这些人她用过,就不可能说撇开就撇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