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医魔后 > 第341章 前世今生,遥相呼应
    计蓉没想到夜温言会这么问,愣了一下,随即答道“计奴一切都以帝尊为主,什么最能打动帝尊大人,什么就能打动我们。”

    再想想,又摇头,“好像除了主子您以外,这世间并没有什么人和事能打动得了帝尊大人。所以我们计家人其实也挺无聊的,说是计奴,但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没有进过京城,没有见过帝尊,没有人会给他们下达命令。他们就像平常人一样,生老病死,一生碌碌无为。”

    坠儿听着心里就不太好受,想安慰计蓉,但想想自己,便又觉得大家其实都一样,也没什么好安慰的。没有任务,那就跟平常百姓一样呗,也没什么不好。

    但计蓉认为不好,她说“姑姑告诉我们兄妹,能到京里来跟着四小姐,是我们这辈子最大的福分。我们兄妹也是这样认为的!等将来老了,回忆起自己这一生,也不会只有泉州一方天地,短短六十年的生命,也是走过南闯过北的。”

    她说到这里,似乎想到了什么,再道“刚刚主子问有没有什么能打动计家人,打动倒谈不上,但是有一件事,是帝尊和我们计家数百年都放不下的。”

    夜温言轻轻叹息,“天地灵力,人类寿元。”

    计蓉点头,“人不应该只活到六十岁,计家有一位先祖曾闯过无岸海,死里逃生被冲回岸上,虽然人已经奄奄一息,但最后还是留了话,说无岸海的其它方向都有人类,那里的人寿至百岁,甚至还能活到百岁以上。只要无病无痛,都可得长寿。所以我们一直在寻找寿元被禁锢的原因,可惜数百年了,始终一无所获。就连那无岸海也没能再出去过……”

    同样的话师离渊也曾说过,夜温言自己也曾说过。六十一甲子,只不过一甲子,人的寿命怎么可能就停留在这甲子之内了呢?这是绝对不可能之事。

    所以她一直在怀疑,包括当初天地灵力的消失,很有可能都是在被什么东西掌握着。

    有可能是大能之人,也有可能是天道。

    可天道为何要如此?若是人为,得是什么人能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又或者说……夜温言皱起眉,一直以来都不愿意去想的事情不得不翻出来细细琢磨。

    这是唯一一个与后世通联的时空,或者说,是唯一一个与五脉建立联系的时空。后世五脉巨变,这里灵力消失。后世五脉消亡,这里寿元禁锢。

    若是两方遥相呼应,那这两边时空又是因何联系在一起?时空通道到底是怎么被发现,又被打开的?那位叫做夜无岸的先祖,他当年到底做过什么?

    见夜温言不说话,坠儿和计蓉也不吱声,就默默地陪着她走,一直走到了时家医馆门前。

    白初筱正扶着一位腿脚不好的妇人从医馆出来,一边嘱咐妇人的女儿要如何照顾病人,一边冲着停在医馆门前的马车招手“德子,送这位大娘一趟,她家就住在平安巷。”

    妇人和她的女儿一再感谢,由那叫德子的车夫扶着上了马车。

    白初筱见马车走了,这才提了裙摆要回医馆里去,一抬头却看到已经走到近前的夜温言。

    “四小姐来啦?”小姑娘见到夜温言很高兴,下意识地就想去拉她的手,手都伸出去了又觉得不太合适,就又不好意思地收回来,笑嘻嘻地俯身行礼,“四小姐安。”

    夜温言也回过神来,不再想那些事情。见白初筱给她行礼,赶紧伸手扶了一把,“你也是内城官邸的小姐,咱们以朋友相交,不必向我行礼。”

    白初筱却摇头,“我只是太医的孙女,算不上正经官邸。且我们白家世代行礼,论的也不是世俗礼数。能让我们心甘情愿行礼之人,必得是医术在我们之上,且德行兼备的。综上,四小姐是临安内外两城不二人选,是第一个让我真心敬佩之人。”

    听着这话,夜温言便又想起那白太医想让这个孙女跟在她身边的事。于是多问了一句“你这段日子就一直都在外城?有没有回过家?”

    白初筱答“回去过一次,见了祖父和父亲母亲,和他们说了我想要留在医馆的想法,他们都很赞成,就是不知道四小姐愿不愿意让我一直留在这边。”

    她说到这里面上带了乞求,“四小姐,你带上我好不好?哪怕就跟在身边给你打个下手呢,做丫鬟也成啊!就像坠儿这样,以后我就叫筱儿,我和坠儿一起侍候你。”

    坠儿听得直咧嘴,“白大小姐您可拉倒吧!我是奴籍,一生为奴。您可是官籍,谁听说官家女子出来当丫鬟的?还要跟我一起侍候四小姐,到时候就得我侍候你俩。”

    白初筱拍拍心口,“一定不会让你侍候我的,我也不是那种娇气的人,家里也没把我当大小姐娇养着。只要能跟在四小姐身边,我侍候你都行。”

    夜温言敲敲头,这谁侍候谁的事儿都算计好了,可她并不打算收徒,她也不是真正的大夫,她到这个时空来,也不是为了行医济世的。怎么就阴差阳错地当了神医?这事儿就是从师离渊让她治权青城开始的,真是开板儿就唱错了戏本子,真让人无奈。

    她往医馆里面走,也没应白初筱的话,倒是仔细观察起这间医馆来。

    时家这间医馆比内城李家那间要大至少一倍,差不多就是李家医馆跟边上的布庄合起来的样子。也是因为外城本身占地就广,建起来的铺子自然也就大上了许多。

    医馆里面跟她在外城医治伤患时有些不一样了,大夫坐堂的地方多了两个位置,其中一个位置上坐着萧诀,正在给人看病。另外两个位置白初筱告诉她“有一个是我坐的,我也能看简单的病症,为了给萧太医帮忙,平时就也上上手。我那个位置上方加了根弯曲的杆子,四小姐你看——”她指指上方,“杆子下面垂了帘,我只看女病患,来了女病患如果需要查体,我就把帘子拉上,这样就方便许多。”

    说完又指向另外一边,“那个位置通常是空着的,但每隔两天我祖父就会来一次,他来了就给他坐。可能是宫里太医的名号大家比较认可,再加上我祖父年纪大了,一眼看过去就招人信服,所以每到我祖父来的那天,上门的病患就会多很多。”

    夜温言没想到白太医还有这个心,一时间在白初筱的事情上就又多了几分考量。

    毕竟这么多年了,宫里的太医都没想到要来外城的医馆坐堂看诊,如今却来了一个萧太医又搭上一个白老太医。她不能装傻,人家就是冲着她来的,这个情必须得领。

    除了诊区,药材分列的地方也有了变化,有一部分是以前的传统药材,也是用于传统方子,治疗普通的病症。还有一部分是新品类的药材,摆放的都是装着药丸的瓶子,里面的药丸都是夜温言用花灵滋养过的,有奇效。

    白初筱继续给她讲解“药丸主要用来医治重伤患,实在治不了快没命了的,才会给用一颗。其它但凡萧太医和我祖父能治,咱们都舍不得浪费药丸。就是药丸不知道应该卖多少银子,听说内城是一百两银子一枚,我祖父说一百两银子其实都太便宜了,卖一万两都值。但也就是说说,毕竟即使是一百两银子,外城多数人也是拿不出来的。”

    “那你们现在是怎么卖的药丸?”

    白初筱告诉她“现在就是有钱的就按一百两给,没钱的暂时就由时家补贴。这些日子以来,时家贴了不少银子了。”

    坠儿听到这里就多问了句“医馆不就是时家的吗?用他们自己家的药,他们贴给谁?”

    夜温言这才想起还有时家兄妹也在医馆,可四下瞅瞅又没见着人,便问白初筱“时家那两兄妹呢?可有天天到医馆这边来照看着?”

    白初筱点头,“天天都来。浔儿管账,未漓哥哥负责药材的采买。今日未漓哥哥出城去验收新药材了,浔儿在后堂呢,四小姐要不要叫她?”

    夜温言想了想,点头,“好。但不用叫,我们到后堂去看就是了。”

    一行人往后堂走,期间萧诀往这边看了几眼,看样子很着急想过来说话,奈何手头有病患,实在走不开。夜温言就跟计蓉说“你去告诉萧太医,不急,我会在外城逗留一会儿,等他看完今日的病患我再找他说话。”

    计蓉立即去了。

    夜温言带着坠儿,跟着白初筱绕过前堂,到了侧面的一间小屋。白初筱说“这是浔儿算账的地方,医馆里里外外的账目都由她一手统计,以前是按月报给时家,正月末时家那边就说了,以后医馆的账只交给四小姐您看就行,时家再也不查了。对了,还有刚刚说的那些药丸的钱,时家补贴的都入了医馆的账,都是真金白银送过来的,一两都不差。”

    二人说着就进了屋,时若浔看到夜温言很高兴,“四小姐终于来了,我今日还在想,要是这两天见不着四小姐,我就得到内城一趟。实在是有件事情一定得跟四小姐商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