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医魔后 > 第197章 我可以亲手送你上西天
    五品官在夜温言的脸上看到一丝诡异的笑,只一下下,他就被突如其来的晃动掀翻在地。

    所有人都慌了,“这是怎么了?地龙又翻身了吗?怎么会这样?”

    的确是地龙又翻身了,不但掀翻了门口众人,还掀翻了一品将军府守门的石狮子。

    两只石狮子一倒,一个砸了胖夫人的腿,一个砸了夜老夫人的脚。

    两人齐齐嚎叫,都坐到了地上。

    人们晃晃悠悠地好不容易稳住身形,也不知道是谁先带头喊了声:“都是你这个祸害!都是你这个小官惹得地龙再次翻身,你们简直该死!”

    夜温言也捂着谁也没碰着的脖子大声道:“我们跟你家有什么仇?我已经一再的提醒你不要以下犯上,不要以五品官位欺上一品将军府,你这样是目无法纪藐视朝廷,更是在践踏热血将士的亡灵。你为何不听?你就是故意的!你赔我们家石狮子!赔我们家宅子!”

    她说这些话时人还躲在夜飞舟身后,两只小手扒着夜飞舟的胳膊,探出一只小脑袋来扯着脖子喊,又认真又滑稽,夜飞舟差点儿没让她给逗笑了。但为了配合这表演,也是努力做出站不住的样子,还跟着起哄:“这位大人是要害死临安百姓啊!”

    大地晃动时间不久,一会儿就结束了,但人们的愤怒却并没有因此而告一段落。特别是还有人在晃动时崴了脚,这样一来就愤怒加倍,晃动一停立即就扑了上去,不管不顾地跟那五品官扭打起来。

    如今新帝登基了,并不是六殿下,所以人们对于走六殿下这条路线进京的官员也不再有那么多的顾及。一个人带头上去打,立即就有一群人上去一起打。单挑变成群殴,直打得那五品官摔倒在地,再也没能起来。

    人们打累了,也发现一品将军府的大门早已经关了起来,只剩下那只石狮子还倒在五品胖夫人的腿上。

    于是大家就开始感慨,纷纷表示自己错了,这一切不是夜四小姐造成的,而是临安城那些官位很低,却又很嚣张、还看不上外城百姓的官员们造成的。

    是他们德不配位,是他们通过不正当的途径得到了本不该属于自己的官职,老天爷发怒了,所以他们才是原罪!

    将军府里,老夫人由君桃搀扶着站在前院儿,她觉得自己的脚肯定肿了,指不定还断了骨头,不然怎么能这么疼。真是没想到啊,第一次地龙翻身她人都压在废墟里了也没怎么样,这次却这么不巧被石狮子给砸了,她这点子也太背了。

    君桃问她:“要不奴婢叫个大力婆子背老夫人回屋吧!然后再去请个大夫来瞧瞧,可别伤了骨头,那可不太好养。”

    老夫人气得全身都突突,她也想答应君桃的提议,可再瞅瞅已经奔着她走过来的夜温言,就觉得自己是没法痛痛快快的回屋了。

    于是摇了头,就站在原地等着,直到夜温言走近了她,还歪着头看她,她才鼓足勇气问了句:“你要干什么?夜温言,你不救那家少爷就罢了,为何还要伤及无辜?还要再闹一场地龙翻身?”

    “嘘!”夜温言将食指竖于唇边,一字一句地同她说,“别乱说话,万一再惹恼了老天爷,地龙再翻一次身,你还活不活了?再说,地龙翻身怎么能是我闹的,分明是那个五品小官闹的,祖母要是有意见,我这就叫人送您出去,您也追着他打骂一场,出气了再算完,您看如何?”

    “不必。”老太太咬着牙挤出这两个字,头也别到一边,不愿意再看她。

    却又听夜温言说:“谨言慎行吧!能让地龙翻身的只有老天爷,我要是真有这么大的本事,那我就趁你睡着了翻一场,直接把你给压死算了。趁着祖父百日丧期还没满,人也没走太远,您腿脚快点儿兴许还能追上。不过也不能现在就让您去死,毕竟还有许多事情都没有结果,就这么死了总归是个遗憾。”

    老夫人全身都在打哆嗦,夜温言在她看来就像是个催命的鬼,都不用动手,一字一句都在收割她的寿命。她真怀疑这把老骨头再这么折腾几回,就挺不住了。

    她想说个软话让夜温言放过她,至少也得等她先把脚治一治再算账,省得时间耽搁了再留下残疾。可惜,夜温言明显不想如她的意,人向前探,头微仰着,一脸邪乎乎的样子盯着她,看着就渗人。

    “戏演得挺好的,没想到祖母这个岁数了还有这般才艺。刚刚多么的大义凛然啊,一身正气,要不是我知道您原本是个什么样的人,还真是快要被您感动了。怎么样,过瘾吗?若是没过瘾咱们就再来一次,反正这临安城里讨厌我的人不少,要跟我做对的人也不少,您随随便便就能找个理由,再找个帮手来进行个人表演。怎么样,祖母,需要我帮忙吗?要不把白天拦车骂我的那些人都叫来,给您铺垫铺垫,烘托一下气氛?”

    老夫人上下牙齿在打架,也顾不上脚背疼了,就看着夜温言这张大白脸,看着看着,不由自主地就问出一个问题:“你刚才是胡说八道的吧?那个五品官跟地龙翻身并没有关系,对吗?”

    她笑了,“对呀!祖母看得透彻,就是什么关系都没有,我是胡说八道的。”

    “你……你怎么敢?”

    “我怎么不敢?”夜温言唇角斜挑着,“老天爷都愿意配合我,我有什么可不敢的?你看,配合到现在所有人都信了,就是你马上跑出去指认我说的是胡话,又有谁会信你的呢?”

    老夫人晃了晃,“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不怕。”她摇头,“因为每次遭天谴的都是你们,我有什么可怕的。”她又往前挪了半步,那种压迫感让老夫人几乎想逃,却又站在原地怎么都逃不了。“听着,这座一品将军府我以前不怎么在乎,但是从这一刻起,我决定要跟你们斗到底。剩几年寿元你就好好活着,实在不想活了就说一声,我亲手送你上西天。”

    “我,我是你祖母!”

    “不,你不是,你什么都不是。所以,摆清楚自己的位置,不要再打我的主意。也好好想想你自己,大灾过去了,我也该腾出空来料理料理府里的事。”

    “府,府里有什么事?”

    “那事可多了。”夜温言笑得阴邪,“祖母难道都忘了?那我提醒提醒你,比如说我父亲是怎么死的,再比如说我祖父重病之时,有没有好好吃过太医给开的药。还有,我也一直奇怪,为什么两个都是你亲生的儿子,在你眼里心里的差距却那么大呢?你对我父亲究竟哪来的厌恶和仇恨?这些都是我想知道的。你可以选择告诉我,也可以选择什么都不说,但我一定会查,直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天,看我怎么收拾你!”

    老夫人死死抓着君桃,手劲儿大得君桃几乎都要喊疼了。她拼命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就不知道吧!”夜温言退了回来,“难得糊涂,但愿你能把这笔糊涂账带到棺材里,一了百了。不过我这个人爱憎过于分明,若查明之后觉得你做的事让我忍无可忍,那么即使你死了,我也会把你的尸骨从坟墓里挖出来,鞭尸三天三夜,以泄我心头之恨!”

    老夫人再站不住,扑通一下坐到地上,“夜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孩子?你是恶鬼吗?”

    “当然是有我爹才有的我,也当像是有了你才有的我爹。所以你才是原罪!回去睡觉吧!安稳觉睡一天少一天,要珍惜啊!”

    夜温言走了,老夫人还在地上坐着,任君桃怎么拽都拽不起来。

    直过了老半天,天更黑了,夜更深了,这才听到老夫人用极低极低的声音说:“她是不是知道什么了?她是不是要来找我报仇了?”

    君桃赶紧劝慰:“老夫人宽心,四小姐就是吓唬您呢!您可千万别多想。没有人会知道那些事,我们都会烂在肚子里,等到有一天我们自己都忘了,就更不会有人知道了。”

    “对对,我们也忘了,都忘了!”老夫人挣扎着要起身,“快扶老身回去,我要睡觉,睡着了就什么都忘了。”

    这一夜,将军府派出好几拨下人去请大夫给老夫人治脚,可大夫太难找了,香冬一边给夜温言备沐浴的水一边说:“这几日府里也没少请大夫,因为二老爷那边都有伤。但是就请来了一回,还是个不入流的小大夫,谈不上什么医术。”

    夜温言又问了穆氏那边的情况,香冬又答:“大夫人在照顾大小姐,刚刚前院儿闹事时派了人来问情况,说大夫人想出去瞧瞧,但又放心不下大小姐这边。”

    她便同计嬷嬷说:“嬷嬷走一趟,告诉母亲我这边没事,让她只管照顾好大姐姐,不用惦记我。再告诉她大姐姐的腿也是没关系的,那是我亲手治的,不会瘸,好了之后也不会留疤。最多躺半个月吧,很快就可以恢复自如了。”

    计嬷嬷领命去了,香冬也放好了水拉着坠儿一起出了屋。

    夜温言走进浴桶,腕上绑着红绳的银铃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