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医魔后 > 第196章 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胖夫人的哭声卡在嗓子眼儿,发不出来了,一双眼睛也因惊恐而瞪得老大。

    剑尖儿贴着她的眉心,几乎就是一张纸的距离,寒茫透过眉心,渗入神经,竟让那胖夫人感觉阵阵发冷,人也不由自主地打起哆嗦来。

    “把刚刚的话再说一次,说完了小爷送你上路!”执剑的人是夜飞舟,一身黑衣,显得人愈发的消瘦。

    夜飞玉将他手腕握住,压低声音说:“不要冲动,不要给言儿惹事。”

    夜飞舟回头看她,但见夜温言点点头,这才将手里的剑放下,但人还是站在原地的,以至于那位胖夫即使没了长剑的威胁,依然脸色煞白,动都不敢动,更不敢再开口说话。

    夜温言看着这一幕就叹气,“如今还真是世道变了,五品官都能打上一品将军府来。”她看向老夫人,“这就是二叔没本事,但凡他有力度,也没人敢大晚上的跑我们家来撒野。祖母想想从前,是不是那样的日子才过得更舒坦?”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其中还有些上了年纪的、一看就是有些身份的也在看着。

    但是他们并不插话,只旁观,绝不发表自己的意见。而那些跟着叫嚣,跟着喊不救人就是杀人这样的话的,不是年轻人就是女人。其中喊得最欢的两者的结合——年轻女人。

    夜四小姐带给她们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她们做梦都希望夜温言能一夜死掉,或是离开临安城,走得远远的。如此她们的心上人、枕边人才不会惦记,如此她们的样貌才不会在夜温言的比较下,黯然失色。

    可谁能赶走夜温言呢?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她们就跟夜温言卯上劲儿了,但凡眼夜温言有关的事都要来插上一脚,都要来杠上一杠,以此来发泄心中怒气。

    今晚又有人闹事了,她们便纷纷跟着一起指责,恨不能把夜温言说成是要命的罗刹。

    夜温言却不理会这些,她只做自己的分析:“怪不得大年初一就天降大灾,竟是有小官为恶,上不尊国之功勋,下不爱平民百姓,如此为官者,便是老天有意罚之吧!可惜连累了我们大家,让临安城上上下下都跟着你们一家受苦。”

    那五品官老爷懵了,“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德不配位,当初不知道怎么做上的京官儿,走的是谁家的门路。总之老天爷发了怒,以为北齐官员都是这样的,所以才一怒之下降了天灾,来表达自己对北齐朝廷的不满。但实际上我们都知道,北齐这样的官员并不多,可能整个临安城也就只有你们一家吧?你说是不是你们连累了大家?”

    这番话说得人们都一愣一愣的,就是个治病的事儿,这怎么夜四小姐三言两语就给扯到天灾上去了?这跟天灾有关系吗?

    有人将质疑问出口,只换得夜温言一句回答:“行事不端为官不正,天怒人怨啊!”

    那五品官老爷听懂了,人们也有点懂了,这意思是说这人小官一个,却总装大尾巴狼,对堂堂一品将军府不敬,就是以下犯上。所以老天爷生气了,急眼了,就地龙翻身了!

    瘦大人气得直哆嗦,“你胡说八道!我区区五品官,老天爷如何看得到我?”

    “哟,您还知道自己只是个五品官啊!”夜温言都听笑了,“我瞧着您打上门来的这个架势,还以为您是当朝正一品大员呢!不过即使是当朝正一品大员,也不至于虎到来一品将军府闹事,毕竟人家有脑子,做事不冲动,懂得什么叫做三思!”

    “我呸!”瘦大人气得跳脚,“一品将军府?那是以前!现在你们没那个官爵了!”

    夜温言摇头,“可别这么说话,人没了,军功还在,你这样说话,得让那些为北齐抛头露面洒热血的将士多寒心啊!”

    人群中,有个年轻小伙子往前挤了挤,一脸怒意看向那位大人,“我家哥哥就是死在沙场上的,因为路远,尸体都没拉回来,只带回一只不知道混了多少人骨灰的罐子。官府将那罐子送到家里的那天还带了圣旨,圣旨说所有为国捐躯的将士都不会白死,他们的功绩也不会随着人死而跟着泯灭。北齐永远都会记着他们,他们的家人也永远都会食朝廷俸禄,会被朝廷照顾。人不在了军功还在,是任何人都欺不得的。你不过五品小官,何以敢说出刚刚那样的话来?你当那些抛却自己的性命去保家卫国的人是什么?你又算什么东西?”

    那人真是急了,越说越来气,最后干脆跟那五品官撕打起来。

    好在围观的人多,给拉开了,但他还是照着那位官老爷狠狠踹了一脚,踹得对方直趔斜,差点儿就没坐到地上去。

    五品官想冲上去打人,却听夜温言说:“快走吧,再闹下去老天爷又要发怒了,一个雷打下来劈死你是小事,万一地龙再翻一回身,你让全城的百姓活是不活?凭什么你一个人不遭老天爷待见,还要连累我们大家?”

    人们对此议论纷纷,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站在哪一方的也都有。

    夜老夫人又插了嘴:“人家说得没错,不救人就等同于杀人啊!现在的将军府不比从前了,你如此强势,万一事情闹大了可该如何收场?”

    不等夜温言说话呢,刚刚那个打架被拉开的小伙子又不干了:“夜老夫人您什么意思?您是坐在家里什么都不管,坐享其成了,可也不能如此妄自菲薄!夜老将军和大将军多不容易啊!用命换来了这份家业,您怎么说低头就低头了呢?就不给他治怎么了?就他这个态度,哪个傻子能给他儿子治病?从头到尾我可都听着看着呢,白天的事我也知道。可他们来了也不说道歉,就跟上官对下官似的要求四小姐去治病,他凭什么?就不给他治怎么了?”

    老太太被堵得没了话说,武将是夜家立足的根本,她要是在这种时候显得太不硬气,那可是真能寒了人心的。

    老夫人不说话了,人们又开始思索夜温言给那五品官扣的罪名。

    说心里话,这五品官是有点儿不识好歹,一品将军府是什么地方啊!这是哪来的胆子上一品将军府来闹事?这五品官是脑子有病吧?

    夜家军功赫赫,就这么闹上门来,万一这会儿老天爷正好路过,看着了听着了,可不就得生气么。甚至更有人说起:“这位大人姓孙,才搬到京城来不久,刚搬来那天就在外城当街挥鞭子打伤了一个卖菜的。后来进了内城,当晚就又跟一位四品官老爷起了争执,他以区区五品的下官之姿竟掌掴那位大人,当真是嚣张至极。”

    也有人说:“能不嚣张么,听说走的是六殿下的路子,从前的六殿下那可是先帝嫡子,是要继承皇位的。六殿下的人,谁能不怕?”

    “可问题六殿下并不是继位人选啊!甚至先帝留下的遗诏上面写的也不是他的名字。”

    “所以说一切都搞错了嘛!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你说老天爷能不生气?”

    这二人的话被许多人听了去,人们一个传一个,很快就主动自觉地将大年初一的地龙翻身,跟这位五品官扯到了一起,还说这就是老天爷发怒的根本。

    那五品官简直气得要疯,不停地跳脚大喊:“胡说八道,你们统统胡说八道!”

    胖夫人也急了,没有夜飞舟长剑的威胁,她很快就又活跃起来,当时就指着夜温言大叫:“她胡扯的!这个魔女胡扯的!我们家跟地龙翻身没关系,我们家跟什么事都没关系!”

    夜温言这时又开了口,问了句:“你们家是没来京城多久吧?哪天进的京?”

    有人替他们答:“腊月初一搬的家,我们好多人都看到了,他们家还摆了宴!”

    “你看你看!”夜温言摇头,“腊月初一你们来临安,初二先帝就驾崩了……不带这么巧的。刚刚我还听说是六殿下引荐你来的京城?那这就更巧了,腊月初二肃王府发生了什么事,不用我说了,诸位都知道了吧?六殿下遭了多大的罪啊!都是你家方的。”

    那夫妻二人这下真急了,先帝驾崩这顶帽子扣下来可太大了,他们家就算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啊!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到底是怎么发展的?

    五品官瞪圆了眼珠子,瘦猴子一样的人竟迸出一股子戾气来。就见他冲着夜温言伸出手臂,口中大叫:“你这个魔女,非但不治我儿,还栽赃陷害于我,我跟你拼了!”

    说话就要上前去掐她的脖子。

    夜温言身形轻巧地往夜飞舟后头一绕,同时大声喊道:“你别过来!你的行为已经惹恼上天了,地龙都翻一次身了,难不成你还想再翻一次?你的心怎么那么恶毒啊?你还让不让临安城的人活了?求求你给我们留条生路吧!”

    那人嗷嗷怪叫,根本不可能停下来,即使有夜飞舟挡着,他也要跃过夜飞舟去掏夜温言的喉咙。

    夜温言站着不动,同时也压低声音告诉夜飞舟别动,就眼看着那人的手直伸过来,眼瞅着就要挨着皮肤了。

    就在这时,突然之间,大地晃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