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医魔后 > 第108章 我打他家孩子
    原本她还以为夜温言这次出事与她无关,怪也怪不到她头上,就让穆氏跟老二一家闹去,闹一阵子也就拉倒了,也就接受了现实。

    可她万万没想到穆氏居然那么决绝,也万万没想到计奴能把事情做到这个份儿上。

    眼瞅着二儿子一家被关了起来,夜红妆又被拖到郊外去送死,她实在是按捺不住了。

    “穆千秋。”老夫人终于开口跟穆氏说话,只是说出来的话很不好听。她说,“在你手里死了我的大儿子,如果我的二儿子也被你给弄死了,那你就是我夜家的罪人,夜家祖宗十八代都要找你来寻仇!老身就算拼着老命不要,也要跟你们穆家讨个说法!”

    穆氏点点头,“可以。既然老夫人如此说,那我也把话搁在这儿。在将军府,我死了丈夫,要是我的女儿也被你们弄死了,你们就是我的仇人,我穆千秋就算轮回转世一百八十回,也要跟你们夜家不死不休!”

    话怎么接过来的,又怎么扔了回去。老夫人被她堵得的气血上涌,眼前一阵黑一阵黑的。

    夜连绵上前关怀:“祖母怎么了?要不要紧?祖母千万别跟没用的人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得。”说完,还狠狠瞪了穆氏一眼,说了句——“不孝!”

    穆氏气得肝儿疼,却听夜连绵又向夜楚怜发难:“你还搁那儿傻杵着干什么呢?祖母待你那样好,给你请先生教习课业,你却一点良心都没有吗?像你这样冷血的人,就算学成了一身本事又有什么用?夜家将来能指望你什么?”

    这话是说夜楚怜的,但也是说给老夫人听的。说者本就有心,听者就更是有意了。

    于是老夫人也往夜楚怜那看了一眼,见夜楚怜还是一副无措的样子,也不知上前来关怀她,当时心就凉了半截儿。这种孙女真的能帮着夜家吗?

    君桃觉得今早的问安该结束了,老夫人不能再跟穆氏说话,必须休息。于是就往前走了一步,打算代替主子下逐客令。

    却在这时,就见外头有丫鬟跑了进来,冲着老夫人施了一礼道:“尚书府的江夫人和江小姐来了,说是来拜访的。”

    老夫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哪个尚书府?”

    丫鬟再道:“刑部尚书府。”

    老夫人听得皱眉。

    刑部尚书府江家,那是跟大房一家交好的,这种时候她们来干什么?

    但人都来了,也不好说再给赶走,于是点点头道:“请到叙明堂吧!”说着就要起身。

    夜连绵却按了她一下,“祖母就不要去了,江家那位夫人肯定是来拜访大夫人的,祖母跟她们又没有交情,用不着去见她们。”

    老夫人瞪了她一眼,“无知。”然后冷哼一声,由君桃扶着往叙明堂去了。

    夜连绵都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一时间愣在那里。

    穆氏带着夜清眉也跟着往外走,屋里就剩下柳氏和夜楚怜。

    “姨娘,咱们回吧,不管江夫人和江小姐是来拜访谁的,都与咱们无关。”夜楚怜扶了柳氏一把,再瞅瞅愣着不动的夜连绵,想了想说道,“纵然江家是同大夫人那边交好的,但那毕竟是刑部尚书府,地位可不比一品将军府差。刑部尚书的正室夫人上门拜访,就算是来拜访大夫人的,祖母也得给这个面子去见一见。何况这通传是通传到福禄院儿,祖母若不去,回头可是要被人挑理的。”

    夜楚怜说完就走了,夜连绵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在教训我?”她问身边的丫鬟玉翘,“五丫头是在教训我?”

    玉翘赶紧道:“听起来像是在教训二小姐您呢!五小姐如今是老夫人身边的红人了,胆子也比以前大了起来,以前她可不敢这样同您说话。”

    夜连绵气得磨牙,这个家谁都能踩到她头上来吗?

    叙明堂,老夫人端端坐着跟江夫人说话,又黑又瘦的脸上堆着笑,怎么看都是假笑。

    江夫人的笑容到是真诚许多,这会儿正一脸关切地问老夫人:“您这头发是怎么了?看起来像是被烧过一样。按说不应该啊,老夫人又不亲自动火,怎么可能烧到头发。莫不是被雷劈的?”江夫人说到这里又忍不住笑,“若真是被雷劈的,那得是做了多让老天爷不待见的事,才能把老天爷给气成这样。”

    夜老夫人瞬间就后悔没听夜连绵的劝了,这江家夫人还真是好话不到三句,说着说着就下了道儿,这是上门来做客该有的礼数吗?

    “母亲快别笑了。”江婉婷出言提醒,“夜府还在大丧中呢,咱们的情绪多少也得控制些。”

    江夫人连连点头,“都是我不好,只顾着琢磨夜老夫人的头发,没有顾及府里的大丧,对不住了。”她说着就起来行礼赔罪,然后还不等老夫人再说话,直接就又坐了回去。

    老夫人气得要死,再瞅瞅边上坐着的穆氏,就跟个冤孽似的,耷拉着苦大仇深的一张脸,话也不知道说,就听着她跟江夫人唠。可她跟江夫人有什么可唠的?不过就是礼节性的出来见上一见,然后你们该去哪个院儿说话就去哪个院儿说话,做什么整得像她是主角一样?

    然而穆氏就是不说话,只往那里一坐,一双眼睛也不知道在望着什么。

    江婉婷看看老夫人,看着看着就叹了气,“唉,真怀念当初夜伯伯在的时候,那时候的将军府可比现在热闹多了也喜气多了。即使夜伯伯征战在外,将军府也不像这般死气沉沉。”

    江夫人也跟着叹:“可惜啊,那么好的人却没了。夜老夫人,您说这是不是太可惜了?景归大哥正当壮年,可还没到寿尽之时,怎么就说没就没了呢?”

    老夫人皱起了眉,“没了就是没了,总提他作甚?”

    江婉婷把话接了过来:“那不提夜伯伯,就提提夜爷爷吧!夜爷爷可也没到寿尽呢!”

    老夫人心里堵得慌,赶紧就招呼穆氏:“老大家的,你们相熟,便陪着江夫人说说话吧,老身乏了,要回去歇着。”

    穆氏斜了她一眼,“老夫人慢走。”人却动也没动,连最基本的礼仪都懒得应服。

    直到老夫人走远了,叙明堂里再没外人,江夫人这才站起来走到穆氏跟前,压低着声音问她:“穆姐姐,言儿还没回来吗?”

    穆氏摇头,“没回。”

    “那你们家二房丝毫交待都没有?”

    穆氏还是摇头,“没有。”

    “真特么的……”江夫人直接爆了粗口,再瞅瞅穆氏现下这样子,似乎也不像真丢了女儿那样着急,心里便多少也有了点数。“言儿的事想必你有自己的主意,我也不多问了。穆姐姐,我只问你把你们二房那一家如何了?要还是放任他们跟没事人一样在府里待着,那可别怪妹妹瞧不起你。又或者你抹不开面子跟他们撕破脸,那便由我来代劳。咱们总归是要出一口恶气的!你放心,我不跟夜老二打,我就打他媳妇儿。”

    江婉婷也跃跃欲试,“那我打他家孩子吧!”

    计嬷嬷在边上听得直乐,“二位,咱们家大夫人可不是有苦说不出的性子。四小姐出事那天晚上夫人就动手了,二老爷一家至今还被关在书房里,不给吃不给喝,要一直关到四小姐回来。这期间要是饿死了,那就是他们的命。”

    江夫人不住地点头,“这就对了,穆姐姐你就是要有这样的魄力,如此才是穆家嫡女该有的样子!”说着话,目光又向计嬷嬷投了去,打量了一会儿,默默地点头,却没有多问。

    江家人的到来给夜老夫人提了个醒,夜家接连两场大丧,或许最初的时候人们只顾着悲痛,没有去想太多。可一旦悲痛劲儿过去了,会不会有一些原本顾不上想的事,一下子就都想起来了呢?今天是江家人,明天又会是哪家人?

    老爷子和大儿子的旧部那样多,若是一个个都来问上一番,没有猫腻的事也会给问成有猫腻的,何况她原本就心虚……

    这日早朝,因为夜二将军又没来,有人便提起夜家出城烧香丢了四小姐的事。权青城听着下方朝臣议论纷纷,时不时地就有人说起什么走失的姑娘家就算找回来,那也万万要不得了的话。他听着心烦,不由得开口问了句:“走失再找回来,怎么就要不得了?难不成你家孩子丢了就直接扔了?那跟杀人有什么区别?”

    下方朝臣看了他一眼,似乎对这个小皇帝说这样的话十分不满,当时就大声道:“就算不扔,那样的女子又有谁会要?谁知道丢在外面的时候遇着了什么事?女子这一生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名声,若是名声毁了,那活与不活也没什么两样,反而活着还拖累娘家。”

    “你——”遇着了夜温言的事,权青城心里着急,可话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说得少了没有力度,说得多了,那岂不是坐实了夜温言丢在城外的事?虽然他心里对名声不名声的并不是很在意,可到底这种事情好说不好听,万一温言姐姐在意呢?

    见他说不出话来,那位朝臣觉得很满意,也颇为自豪。

    却在这时,就听承光殿下传来一个人的话说声,说的是:“夜四小姐不过受本王之邀喝了个茶,怎的就被传成了人丢在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