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医魔后 > 第84章 帝尊大人的脸皮一点都不薄
    虽然还是没说实话,但搬了师离渊出来计嬷嬷就信了。毕竟以帝尊那种齐天般的本事,想要无声无息在屋子里弄出两层密室来,那就跟玩儿似的。

    只道帝尊大人是真宠这位夜四小姐,这样的事可是四百多年头一回。如此一来,怕是过不了多久,炎华宫就该张罗办喜事了吧?

    “云大人,您说照这个情况来看,过不了多久咱们炎华宫就该办喜事了吧?”钦天监里,连时也在跟云臣分析着这个事儿,“虽然那天晚上夜四小姐没有留宿,可他俩在云台上也是待了好久才下来的。下来之后帝尊大人居然又亲手和面擀面,给夜四小姐做了碗面条。而且我还听到夜四小姐说,帝尊大人吃了她带来的饺子。帝尊大人都多久没吃过人间食物了,夜四小姐可真是能耐大了,居然能让帝尊他老人家破这个例。”

    云臣手里握着卷宗,时不时看几眼,再转过头来跟连时说话:“连公公,妄揣主子的心意,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以前也没发现你有这个毛病啊?”

    “以前不是也没机会么!”连时将他手中卷宗抢了过来,“云大人您先别看了,您给分析分析,我是不是得把这个喜事先张罗起来啊?总不能等帝尊大人先开口,他老人家脸皮那样薄,如何能开得了这个口呀!”

    云臣摇头,“不不不,我想你是误会帝尊大人了。”

    “恩?什么意思?你是说帝尊大人不喜欢夜四小姐?”

    “不不不,我说的是,帝尊大人的脸皮一点都不薄。”

    “呃……”连时想了想那天夜里的云台拥吻,不由得也点了头,“也是,的确不薄。那我不准备了?就等着帝尊大人开口?”

    云臣还是摇头,“那也是不行的,这种事让主子先开口,那还要咱们作甚?”

    “那云大人您给划条道道,这往下应该怎么进行啊?”

    “助攻呗。”云臣告诉连时,“知道什么叫助攻吗?就是以主子为主,围绕主子辅助他的一切所为,这就叫助攻。比如说主子喜欢夜四小姐吧?那咱们就给夜四小姐撑腰。那座一品将军府什么的,没事儿你多跑几趟,就当出宫溜弯儿了。多在夜家人面前露露脸,那夜四小姐的日子过得不就能痛快一些么。至于我这头,恩,昨儿夜观星象,观得帝尊与夜四小姐二人红鸾天喜双星皆有微动意向,实乃天作之合。”

    连时一脸崇拜地看向云臣:“要不怎么说还是得多读书呢,云大人您这助攻助得都跟我们不一样,居然把天象都结合进来了,这真是……真是为了帝尊和夜四小姐不,不择手段啊!”

    云臣面上透出微微笑意,“连公公过誉了,各尽所能,各挥所长,都是为了帝尊好。另外你刚刚说帝尊大人亲手给夜四小姐做了面条,恩,虽然让帝尊亲自动手不太好,但想来这也二人之间的一份小情意,咱们还是别整个厨子打扰了。不过炎华宫厨房里的东西一定得配齐全,不管是米还是面又或是肉和菜的,都得齐齐整整的。”

    连时立即表态:“云大人放心,御膳房有什么咱们炎华宫就有什么,只比他们多不比他们少,保证让夜四小姐吃好喝好,也让帝尊他老人家的厨艺好好发挥。”

    夜府小院儿,坠儿已经累得坐地上了,箱子从下午搬到晚上,实在是搬不动了。

    夜温言也挺累,她实在很想挥一挥术法,直接把这些东西挪移到地下室,可那样就太假了,下人们问起来她也没法交待。就只能跟着一起搬,三个人从天亮搬到天黑,香冬都把晚膳端进来了,还有一堆箱子没搬完呢!

    “小姐快用膳吧,计嬷嬷和坠儿的奴婢也一并端过来了。你们先吃,我搬一会儿。”

    香冬摞下饭菜就去干活,夜温言也没拦着,招呼着坠儿和计嬷嬷一起坐下用膳。

    计嬷嬷有点儿不习惯,端着碗站到一边,恭敬地说:“老奴和坠儿在边上小桌用就好。”

    坠儿也点点头,“奴婢不能跟小姐同桌用膳,这不合规矩。”

    夜温言敲敲桌,“哪来的那些个规矩?规矩都是人定的,在我这里我就是规矩,让你们坐下一起吃就一起吃,以后这样的机会还多得是。赶紧的,别娇情了,吃完了还得干活呢!”

    这些活儿一直干到亥时总算干完,夜温言打发了下人全部回去休息,不需要守夜。

    如此至次日寅时末,坠儿进屋来叫夜温言起床。这一叫不要紧,可把小丫鬟给吓了一跳:“小姐这是怎么了?为何一直在发抖?”

    夜温言的确是在发抖,即使有暖玉在身,也抵不过灵力消散后的虚弱。何况这具身体又是个活死人的样子,以至于她此刻整个人都跟生了场大病一样,全身发冷,瘫软无力。

    “许是夜里着了凉,感觉有些冷罢了,没事。”她坐起身来,又打了个冷颤。

    坠儿伸手去摸她的头,本意是想试试是不是发烧了,结果这一摸冰凉,连汗都没有。

    “小姐没有发热,可身上也实在太凉了。前些日子明明都好了一些,这怎么又凉了起来?”坠儿有些着急,“那块儿暖玉呢?小姐有没有一直戴着?府里叫晨起了,说是请各屋主子快些收拾,立即出发,连早膳都备了干粮在路上吃了。可小姐这样能出门吗?不行就跟府里告个假,别去了吧?”

    夜温言摇头,“不用告假,今天是十五,我也想去庙里给亲人烧柱香。”

    坠儿不再劝了,人人皆知老将军生前对四小姐有多好,何况还有亲生父亲,四小姐怎么能不去。于是扶着她下了地,里里外外多穿了好几层衣裳,身后还披了件带着帽子的斗篷。

    可夜温言还是冷,特别是屋门打开走出来的那一刻,风雪扑面而来,直灌入口鼻。

    昨天穆氏说得没错,又是一个大雪天。北齐京都的雪下得很频繁,她才来没多少日子,就已经下了好几场雪,就算没有大风雪,天空也多半都是轻轻扬扬飘着雪花。

    香冬递了个手炉给她,然后道:“奴婢留下来看家,让计嬷嬷和坠儿随小姐一起去庙里。”说着又把一个包袱塞到坠儿手里,“这里有我新烙出来的菜饼子,你们带在路上吃。茶水马车上都有准备,咱们就不自己带了,你们一定要照顾好小姐,早去早回。”

    坠儿点点头,就要扶着夜温言往外走。夜温言看了眼计嬷嬷,想了想道:“坠儿陪着我就行,计嬷嬷留下来,去清凉院儿照顾我母亲。”

    计嬷嬷面上掩不去的担忧,“可是老奴不去实在是不放心小姐。”

    她摇摇头道:“可是也只有你留下来,我才能放心家里。”

    计奴都听话,主子这样说了,她就没有不留下的道理。于是又嘱咐了坠儿几句,送着夜温言往府门走了一段,便去了清凉院儿。

    府门口,夜飞玉夜清眉兄妹已经在等着她了,夜连绵也早早就到了,这会儿正跟萧氏站在一起,笑嘻嘻地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只是萧氏不怎么理她,应起来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

    柳氏和夜楚怜也来了,甚至连熙春都跟二老爷夜景盛站在一起。

    见夜温言这头出来,夜景盛赶紧吩咐立即上车,还颇不为满地瞪了她一眼,喝斥着道:“雪大路远,所有人都早早出来,偏偏就你娇气磨蹭到最后,你祖父真是白疼你了!”

    夜温言撇了他一眼,轻轻冷哼,“去庙里烧香还带着美妾,你父亲和哥哥也是白疼你了。”

    夜景盛大怒:“放肆!熙春既是我的妾室,那就有资格也有义务去为先人上香。”

    “是吗?”她扯了扯唇角,“那二叔到时候该怎么给介绍呢?已经死去的人可只知道她是我的丫鬟,这突然侄女的丫鬟变成了叔叔的妾,这样的话是不是好说不好听啊?也不知道依着祖父那个性子,能不能待见你这美妾,更不知道我父亲看了之后会做何感想。手都伸到侄女屋里来了,说出去也真不怕叫人笑话!”

    她毫不留情地讥讽,讽得夜景盛火冒三丈,当场就要翻脸。

    萧氏赶紧扯了他一把,还狠狠瞪了熙春一眼。熙春还算懂事,立即伸手挽上夜景盛的胳膊,娇滴滴地道:“老爷千万别生气,今儿是烧香的日子,不宜动肝火。妾身就是跟着照顾老爷的,如果不方便,到时候不进去烧香就是。只要老爷不为难,妾身什么委屈都能忍。”

    萧氏的火也往上拱,当场就摞了话:“今日是十五,往城外庙里是要烧高香的,请老爷与我同车。至于妾室……”她又瞪向柳氏,“妾室就该跟妾室坐在一起,包括庶女。”

    一句话,算是把熙春和柳氏母女给安排明白了。夜景盛纵是有意见,也不好在这种时候跟萧氏掰扯,只好拍拍熙春的手背以示安慰。

    柳氏母女先上了车,熙春是做足了听话顺从的乖巧模样,二话不说就跟着柳氏去了。

    夜连绵左右看了看,又往萧氏跟前挪了一步,扯着萧氏的袖子道:“二婶我跟你坐吧,一路上也好照顾二婶。”

    萧氏面上的厌烦掩都掩不住,一把将袖子抽回,冷冷地道:“不合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