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医魔后 > 第509章 这个女的,不简单哪
    “咦?”连时和云臣对视了一眼,不是来找大房麻烦的?是要抽二房?

    二人默契地闪身,把路给权青隐让开了。

    江婉婷也起身,拉了夜飞玉一把,小声说:“飞玉哥哥,让让,别耽误六殿下揍你二叔。”

    所有人都让了路,直接把夜景盛给让了出来。

    权青隐顺利地走上一品将军府门口的台阶,直对着还坐在椅子里发愣的夜景盛,二话不说,一鞭子直接就抽了过去。

    只听“啪”地一声,夜二老爷的胳膊上就多了一道血淋淋的鞭痕。

    常雪乔和夜无双都要吓疯了,两人嗷嗷怪叫,直接扑到夜景盛的身上,死命地保护着他。

    池飞飞看了这一幕就跟夜温言说:“啧啧,还真是情深义重啊!这都敢往上冲。再看看你们家二夫人和那两个小妾,啧啧,到底是不如人家会来事儿。”

    夜楚怜听了这话赶紧就替柳氏辩驳:“我姨娘不是不敢往上冲,她是不想往上冲。不信换了我挨打试试,她肯定冲在最前面的。”

    池飞飞点点头,“那倒是,母女连心嘛,毕竟你是她亲生的。但也不全都是那样,至少现在夜老夫人就没什么表示,反而还往后退了几步。母爱会消失啊!”

    权青隐的鞭子一挥起来就没有停的道理,什么常雪乔什么夜无双,他统统不考虑,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心爱的姑娘被人抢走了,满脑子都是夜景盛夫妻二人换了他的新娘。

    他必须得报仇,抽完将军府的人他还要进宫,他要当面问问她那位母后,当初为何要跟夜家合谋干了这么一出买卖,那夜红妆到底哪里比夜温言好!

    鞭子一下接一下地抽在夜景盛身上,常雪乔跟夜无双挨了两下之后被夜景盛直接给推开了,这会儿只管跪在地上一边哭一边求饶。

    可惜在权青隐这里无饶可求,他都恨不能灭了夜家二房满门。

    一个夜景盛还不够,他还得抽萧书白,甚至还得抽夜老夫人。

    听说当初换新娘的主意是夜老夫人出的,因为那老太太不喜欢大儿子一家,所以才想尽办法,把二儿子的女儿嫁给一个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皇子。

    老太太,二房,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啪!啪!啪!

    一声声鞭响,听得人们一个激灵接着一个激灵地打起。眼瞅着六殿下的鞭子抽了一会儿夜景盛又去抽萧书白,抽完了萧书白居然又去抽老夫人,人们都看傻了。

    这,这是要干什么啊?灭门吗?六殿下跟夜家什么仇什么怨?

    没人知道有什么仇,权青隐也不可能说出是什么仇。他就是泄愤,抽死夜家二房和老太太,他就高兴。所以这一鞭接着一鞭的落下去,每一下都下了死手,萧书白挨了四五鞭之后直接就晕死过去了,连想揭发这个六殿下是假的都没有机会。

    老夫人甚至连三鞭都没抗住,吓得身边侍候的婆子嗷地一声也跟着晕了过去。

    就只有夜景盛挺的时间长一些,甚至还问了几句:“六殿下你到底要干什么?”

    权青隐咬咬牙,答得干脆:“杀人!”

    一句杀人,吓得夜景盛滚到地上就要往府里爬。可惜爬不进去,满地都是聘礼箱子,他气得大骂:“把这些该死的玩意都给老子搬走!”

    连时就不干了——“你再给我说一遍?”

    啪!一拂尘甩上去,比权青隐的鞭子抽得还狠。

    夜景盛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瞅着出气多进气少,夜温言叹了一声,站起来,轻轻挡了一下六殿下又挥过去的鞭子,“别打了,他的命得留着,我们还有些家事没有说明白。他纵是该死,也不该这时候死,更不能被你打死。”

    权青隐看着她,双眼通红,为了控制住鞭子不再往下挥,他的整条手臂都在颤抖。

    “够了。”夜温言声音放低,尽可能地劝着,“别打了。你是六殿下,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你不能无缘无故地打人。”

    “不是无缘无故!”

    “可你的原因不能说。”她也看向他,“放下吧!放下鞭子,也放下你心里的那个人。”

    “为何?”他的眼里几乎要流出血来,“言儿,为何?”

    她摇头,“没有为何,过去就是过去了,你再执着,她也回不来。”

    “可你就在这,谈何要回?”

    “我是我,我不是她。”

    他沉默了,半晌再道:“对啊,你不是她。她就算是死,也不会另择他人。或许在你心里,从前的人生已经走完了,接下来要走的,是一段全新的路。接下来要陪在你身边的,也是全新的人。言儿,好好走,祝福你。”

    他放下鞭子,深吸了一口气,再看向夜景盛,“今日之事未完,夜景盛,只要本王活着,就不会放过你们一家。你们有一个算一个,都要为本王曾经失去的人陪葬。直到你们死的那一天,本王也要把你们鞭尸三日,以告慰她在天之灵。你给本王等着!”

    他走了,再没回头多看一眼。夜温言还在原地站着,过了一会儿才默默转回身去看已经走出人群的那个人,心里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其实权青隐说得没错,真正的夜四小姐,就算是死了,也不会另择他人。当初那么伤心她也只是划伤了夜红妆的脸,动都没动六殿下一下。

    所以最近她也一直都在想,如果原主知道了自己的心上人另有其人,又会怎么做?

    “言儿。”穆氏见她在原地愣着,立即走上前,紧紧抓住她的手,把声音压到最低。“可千万不要犯糊涂。从前的事都过去了,不管他现在变成什么样,那都不关你的事。所以你千万不要再多想他,千万不要回到从前那个样子。言儿,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夜温言回过神来,一下就明白了穆氏的意思,也看出穆氏眼里的慌张。

    她立即把手反握回去,给了穆氏一个放心的笑,“娘亲,过去就是过去了,回不去的。但凡能回去,他今日也不会过来抽这一顿鞭子。”

    六殿下的到来就像一段插曲,人们议论过后也就算了,毕竟六殿下跟夜家多少还是有些关系的,两头打来打去的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没有多新鲜。比起谈论六殿下,他们还是愿意看帝尊大人下的这些聘礼,那么多珍奇之物,纵然他们是京中贵族,多半也是没见过的。

    常雪乔和熙春已经开始张罗人,把受伤的夜景盛和老夫人抬回府里,但却没人管萧书白。

    萧书白就还在地上晕着,锦绣叫了好几次下人过来帮忙,下人都跟没听见似的,理都不理。锦绣急了,想要自己把萧书白给背起来,可惜没背动,最后就只能跪在边上哭。

    夜清眉不高兴地看过去,无奈地开口:“快来几个人把二夫人抬进去吧,今日是帝尊大人给四小姐下聘的好日子,这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大小姐开口吩咐了,下人们立即上前去抬人。恍惚间,锦绣就觉得日子好像又过回了从前,又回到了大房当家做主的日子。府里下人全听大房的话,二房活得就像寄人篱下一般,就连每月领的例银都感觉像是雇主家给的施舍。

    终于二房一家都回到府里了,老夫人也不在这儿了,人们都觉得耳根子清静了不少,看聘礼的心情也跟着又好了几分。期间还有许多跟夜家大门走得近的官眷前来祝贺,热络地跟穆氏说你们家言儿是真的有出息,将来成亲可一定要叫上我们,我们一定给言儿厚厚的添妆。

    可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传来,有些人她妒忌夜温言,不自己回家上吊,就站在这儿说风凉话——“夜四小姐就算长得好看些,可哪里配得上帝尊大人?帝尊大人是仙人,仙人跟凡人能通婚吗?会不会遭天谴啊?”

    还有人说:“夜四小姐以前是长得美,可现在也不怎么的,总觉得她的肤色有些过于白了,就跟死人似的。顶着这么一张大白脸,再好看的五官也失了色彩啊!”

    “夜温言到底给帝尊大人下了什么药?那药在哪儿买的?”

    “我就想知道几十年后夜温言死了,帝尊大人会不会再娶。”

    这些话让江婉婷和池飞飞她俩听着了,就有点儿不乐意。江婉婷想要理论,却被夜温言一把给按了回来——“别去,人家说得多好啊!”

    江婉婷皱眉,“哪好?说你给帝尊下药呢,这叫好?”

    “不好吗?”夜温言笑得贼兮兮的,“无所谓啦,不要太计较。毕竟帝尊大人他是神仙,他在凡人心中的地位根深蒂固。这冷不丁的被我拉下凡了,还不让人议论议论了?再说,我相中的男人要是没几个仰慕者,那岂不是显得我眼光很差?”

    她拍拍身边两个姐妹,再看看夜清眉和夜楚怜,把几人都叫到自己身边,这才用心良苦地跟她们讲:“记住,门当户对也不是最好的赞美。真正爽的,是所有人都想不明白那个人为啥会相中你,所有人看到你们在一起时,都由衷地说一句——这个女的,不简单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