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医魔后 > 第427章 原来一切都错了
    说是不共戴天,但实际上夜红妆什么都做不了,因为她全身都是伤,坐在地上疼得牙都哆嗦。就只能痛快痛快嘴,骂几句,用这种方式跟面前这位六殿下对抗。

    可惜,这种对抗从来都是没用的,除了又给自己招来一顿毒打之外,什么效果都没有。

    六殿下手里拎着一根软鞭,一下一下抽在夜红妆身上,夜红妆似乎也被抽习惯了,不哭也不叫,就咬牙挺着。挺着挺着就挺出一番道理来,她问六殿下“你该不会是喜欢夜温言那个小贱人吧?每晚都来打我,实际上是为了给那个小贱人报仇?对,一定是这样的,否则你没有理由对我如此痛恨,我们从前也没有过任何交集,更没仇没怨,就算你心里扭曲,也不至于只冲着我发难。你打我一定是有理由的,这个理由也一定是因为那个小贱人!”

    夜红妆似抓住了关键,整个人一下子就清明起来,她甚至一把抓住了六殿下抽过来的鞭子,大声质问“说!你是不是喜欢夜温言那个小贱人?是不是就为了给她报仇,每晚都往死里打我?早知道有今日,当初我就该多给她补上几刀,让她死得透透的,再也没有回来的机会。早知道你这个魔鬼心里有她,我就应该把她剁成肉泥搓骨扬灰!只要一想到你喜欢的人死在我的手里,我就觉得痛快极了。可惜,我知道得太晚了,太晚了呀!”

    夜红妆像个疯子似的叫骂,一边骂还一边问那六殿下“你是何时喜欢上夜温言的?你们以前见过?”说到这里,她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就像遇着了十分恐怖的事情,整个人都吓得缩在角落里不停颤抖。

    可颤抖归颤抖,话还是在说“我知道了,这些年夜温言一直都喜欢权青禄,喜欢得不得了。她甚至为了能嫁给权青禄,找准了一切机会去跟祖父求情,让祖父去向皇上请婚。我一直都不明白她为何如此中意权青禄这个人,如今算是懂了,原来她中意的不是那个六殿下,而是现在这个你。她喜欢的是你,不是权青禄。你们两个私下里早有奸情,却不明说,让权青禄背了这个锅。这是为什么?你喜欢她为何不直接娶她?”

    夜红妆一边说一边分析“你对她隐瞒了?对,一定是隐瞒了。夜温言根本不知道原来有两个六殿下,她只以为跟自己情投意合的人就是肃王府的那位,所以一心想嫁过去。而你也没拦着,但却做了另一番打算,就是在夜温言嫁过去之后,你鸠占鹊巢,抢了他的王府,抢了他的王位,也抢了他妻子。这样你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当上王爷,再神不知鬼不觉地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只是你万万没想到后来出了事,更没想到嫁进来的人是我,所以你每天晚上都来打我,为的就是泄愤,为的就是给夜温言报仇。我说得对吧?”

    这一番分析,把那六殿下都给分析懵了,把夜温言和计蓉也给分析懵了。

    计蓉头一次听说真假六殿下的事,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夜温言却在佩服夜红妆的想象力,同时也确实好奇这位冒充的六殿下,为何对打夜红妆这事儿如此执着。

    总不能是真的喜欢她,在为她报仇吧?天底下哪有这样搞笑的事。

    可再看那负手执鞭之人,原本阴邪的目光里突然之间就覆满了仇恨,原本对夜红妆还有几分戏谑之意,这会儿竟全都化为了滔天怒火。

    他往前走了两步,一把将夜红妆提在手中,手中鞭子一抖,直接缠上了夜红妆的脖子。

    鞭子勒得死死的,夜红妆满脸通红,一双眼睛向外突着,都说不出话来了。

    “猜到了?”那六殿下的声音传出,还把夜温言给吓了一跳。

    这意思是……夜红妆说对了?

    计蓉比较直接,挂着一脸的八卦,径直朝着六殿下走了去。

    离得近才能听得清,这事儿实在太有意思了。

    夜温言也觉得不仔细听听就亏了,于是也走了过去,又跟计蓉站到了一处,看到的正是勒着夜红妆的这位假六殿下的脸。

    “夜三小姐总算聪明了一回,只是你这鸠占鹊巢的说法,说的也不只本王一人。”他一边又拽了拽鞭子,“坐上堂妹的喜轿,顶替堂妹嫁到肃王府为正妃,不惜抗婚旨也要把这桩婚给偷来。夜红妆,真正鸠占鹊巢的人是谁啊?你说这四个字的时候,都没有想想自己吗?”

    他说着话,人又凑近了些,似在仔细打量夜红妆。半晌,微微摇头,一脸嫌弃,“你的这张脸,跟温言相比实在是差太多了。虽然是姐妹,可是你一点儿都不像她。她那么漂亮,那么英气,你却长得像外城那些庸脂俗粉的花楼女子一般,你说我那个蠢弟弟怎么会为了你,放弃温言那样漂亮又懂事的女孩?又怎么会为了你,眼睁睁看她插了自己一刀,再狠心把她扔到郊外的雪地里?夜红妆,你和他到底有没有心?”

    夜温言之前是听懵,这回直接听傻了。

    这怎么还整了个隐形爱慕者出来?合着原主从前一心喜欢真六殿下,同时还有个一心喜欢的她的假六殿下?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对!她突然打了个激灵,这里头的事没有那么简单。

    夜红妆刚刚说过一句话,她说以前就想不明白夜温言为何看上权青禄,今日才知原来夜温言看上的根本就不是高坐在肃王位上的那个人,而是这位隐藏了身份、跟权青禄长得一模一样的双生子。真正吸引了夜四小姐的是眼前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夜红妆一心巴结的那位。

    可是原主不知道啊!想来这位应该是每次跟原主见面,都是顶着权青禄的身份吧!这对双胞胎长得极像,在根本不知道还有双胎胞这种事情存在的情况下,任谁都想不到这根本就是两个人。原主一直以为六殿下只有一个,所以才一门心思的想嫁入肃王府。

    她脑子里的记忆又翻腾起来,肃王,权青禄,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

    是六岁那年的宫宴?不对,应该更早。是四岁那年去给李皇后贺寿?

    对,就是贺寿那次,但却不是在宫里,而是在进宫之前就见着过一回。

    那段记忆原主其实都已经记不太清楚了,毕竟四岁的孩子还太小,并不是所有人在长大之后,都能记住四岁里发生的所有事。

    但是那件事对原主来说印象深刻,很容易就被翻了出来。

    那年李太后还是李皇后,生辰时摆了寿宴,请京中正四品以上官员携家眷入宫。

    当时祖父不在京中,但父亲是在的,就由父亲带着她和母亲还有大哥一起进宫去。

    由于男女宾不在同一个宫门入宫,所以夜家的马车也分了两辆,父亲和哥哥一辆,原主和母亲一辆。

    那也是个冬天,下着大雪,路上很滑。行至一半时,原主坐的马车发生了侧翻,车厢的门在颠簸时打开了,小小的人一下子就被甩出车厢,眼瞅着头就要着地。

    穆氏在惊呼,拼命的往外冲,还是没赶得及救她。好在有人把她接住了,是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少年,生得很好看,眼睫毛很长,上面还挂着雪花,晶晶亮亮的。

    这是原主对六殿下的第一印象,只是她不知道,那个少年根本就不是六殿下,而是眼前这位、六殿下的双胞胎哥哥。叫什么来着……

    夜温言仔细回想上次在永安宫偷听李太后说话的内容,很快就想了起来。

    权青隐!对,他叫权青隐!

    少年时期的权青隐确实很温柔,他不但稳稳接住了原主,还轻轻拍着原主的背,把吓得哇哇大哭的小孩哄得破涕为笑。就是那一笑,直接笑到了他心里去。也就是那一笑,让原主看到了他长长睫毛上覆盖的雪花。

    她伸手去碰那雪花,权青隐一下子就笑了。

    当时穆氏也出来了,把夜温言抱回怀里,不停地向权青隐道谢,还自报家门,并礼貌地问对方是哪家的孩子,说待寿宴之后一定会亲自登门表示感谢的。

    可权青隐什么都没说,只摇了摇头,又拉拉原主儿时肉嘟嘟的小手,然后转身走了。

    他走得很快,再加上风雪大,不一会儿就看不见影子。

    穆氏抱着原主又回到车里,原主听到穆氏自顾地念叨那个孩子长得好像六殿下,但肯定不是的,六殿下不可能出宫,更不可能身边一个随从都没有。

    原主记住了这个话,一记就记了好几年。但小孩子嘛,不常进宫,那次摔出马车之后,穆氏怕她惊着,立即就带她回了家。也因为那次摔了,所以家里之后就尽可能的避免让她在冬日里出门。

    直到六岁那年的宫宴上,祖父回来了,她这才又得到进宫的机会。

    就是那一次,她看到六殿下坐在李皇后身边,虽然过去了两年,她还是一下就把那人给认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