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如意胭脂铺II > 地府篇 第203章 珍珠(10)
    “进去!”狱吏将戴着镣铐的男人推进了牢房。在惯性的作用下,男人趴在了地上,啃了一嘴的泥土。监牢一角,铺着一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来的稻草,稻草下,几只老鼠睁

    着滴溜溜的小眼睛,看着这个刚刚到访的新客。

    “我要换一间,这间牢房里有老鼠。”

    “换一间?你以为你是来住客栈呢。”狱吏冷哼一声,将牢门关上,有用铁链子给锁了:“我警告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待着。要是敢闹事儿,小心爷手里的鞭子伺候。”

    “我说了,给我换一间!”男人从地上爬起来,吐掉嘴里的泥土。“换换换,等你死了就给你换。你一个杀人犯,一个死刑犯,都死到临头来还嚣张啥呢。你认识字儿吗?进来的时候没看清楚那门上写的是啥。这里是死牢,站着进来

    ,横着出去的那种。”

    “我不会死的。”男人看着狱吏:“我告诉你们,我是不可能死的。”

    “你以为你是神仙啊。我呸,这进来的十个有九个跟你说的是一样的,可惜,没一个例外的,全都死了。”

    “你跟一个死人废什么话啊,走,咱哥俩儿喝酒去。”

    “喝酒,咱哥俩儿喝酒去。”

    “站住,你们给我站住!”男人用力拍着监牢的门,可回应他的只有老鼠吱吱的叫声。他转过身,坐在地上,默默的用手圈住了膝盖。

    他有个汉人的名字叫做夏忠尚,他还有个吐蕃人的名字叫做强巴。

    刑部天牢中。

    “啪!啪!啪!”沾了盐水的皮鞭用力抽打在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身上,老者身上的衣裳都已经被鞭子给抽破了,那些鞭痕叠加着,交错着,每一处都是触目惊心。老者名夏海,是原

    礼部侍郎夏冬青的父亲。三个月前,太子过寿,吐蕃人派使者进贡了一批宝物,其中最为珍贵的天珠不翼而飞。负责接待使团的礼部侍郎夏冬青成了头号嫌疑犯。吏部派人到夏府去捉拿夏冬

    青,得到的结果却是夏冬青自从接待完吐蕃使团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夏府。夏府上下一直以为夏冬青是在为朝廷的事情忙碌,顾不上回家,而吏部的官员则认为,夏冬青是畏罪私逃,夏府上下全都是在包庇。一夜之间,夏府从官家府邸变成

    了罪臣府邸,夏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全部给抓到了牢里。

    问不出来,就打,打了还不招供就继续打。

    夏冬青的父亲夏海,也是个文人,哪里经得起这种毒打,他浑身血迹斑斑早就昏了过去,可口中还喃喃喊着冤枉二字。

    “他说出夏冬青的下落了吗?”

    吏部尚书进入阴暗的牢房,冷声对两个狱卒问道。“回大人的话,这老东西嘴硬的很,不管怎么打,他都说冤枉,说自己的儿子夏冬青不是那种人,还一口咬定,儿子自从出门接待使团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两名狱

    卒打的气喘吁吁,看来这行刑也是个力气活儿。“我就不信撬不开这老东西的嘴,将他泼醒,继续打。”吏部尚书皱起眉头:“太子那边已经派人来催问过几次,我们要是再问不出那夏冬青的下落,找不到丢失的天珠

    ,就得跟这个夏海一样,待在天牢里。”

    哗!

    一盆凉水浇到夏海身上,他猛地打了个激灵,缓缓睁开了眼睛。

    “成大人,成大人冤枉啊。我儿夏冬青真的没有回过府里。”

    “是真的没有回过府里,还是回了,却被你们给包庇了。”“没有,是真的没有,若是他回过,我如何能不说。成大人,你与我儿夏冬青是同僚,我儿的为人如何,你应该是清楚的呀。我们夏家,除了我儿夏冬青全都在这里,

    你说他可能为了一个什么天珠,就置全家老小,上上下下几十口人于不顾吗?”

    “你问我,我问谁去。”吏部尚书甩了下衣袖:“这知人知面不知心,往日见那夏冬青也是个懂礼仪,知规矩的,谁能想到他竟是贪财之徒。”

    “我儿夏冬青不是那样的人!”听见吏部尚书的话,夏海双眸泛红,嘶吼出声:“我的儿子,不是那样的人!”“那你告诉我,你儿子夏冬青现在在哪儿?他只要现身,他只要将自己的行踪说清楚,我愿意向太子,向皇上,向满朝的文武百官保你们夏家。可夏冬青呢,你能把他

    给找出来吗?”

    “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

    “夏海,不是本官不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说的。来人啊,将夏冬青的那个儿子带过来。”

    “成云,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夏海放声嘶吼,口中不断的吐出鲜血:“他还只是个孩子,他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你抓他做什么?你抓他做什么?”“夏海,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如果还不将你儿夏冬青的下落告诉我们,我们就当着你孙子夏忠尚的面,活活的将你给打死。亦或者,是当着你的面,将你的孙儿

    给活活打死。”

    “成云,你会遭报应的,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夏海说着,竟双眼爆凸,一命呜呼了。

    当时的夏忠尚,不过四岁,却永远记住了祖父惨死的那一幕。原以为他会跟祖父一样,死在天牢里,却没想到,戏剧化的一幕出现了。那个丢失的天珠找到了,原来是被太子府里一个得宠的侧妃拿去把玩了,而他的父亲夏冬青,不是失踪,不是逃走,而是早在天珠“丢失”时就已经被太子府的府兵给抓住,并且一直囚禁在太子府的府牢里。当天珠被找到,冤情大白,父亲被放出来时,他已经被

    折磨的奄奄一息。他的祖父,死在了刑部的天牢里。母亲,因为受不住打击,疯了。他的父亲,虽被放回家中,却也没撑过几日。原本好端端的夏府,就因为太子府里的一个失误,就

    因为太子府那个侧妃的一个玩笑,就没了。

    事发之后,太子只是象征性的倒了个歉,朝廷也只是象征性的让父亲夏冬青官复原职。

    官复原职?

    父亲都死了,官复原职又有什么用,不过是说给外人看的。夏家一夜落败,那些还活着的人也都被遣散了。年幼的夏忠尚被姨娘派人接回,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度过了他的幼年,少年时光。午夜梦回,他总是能够看见祖父那双

    外凸的,血红血红的眼睛,看见母亲死不瞑目的双眼,看见父亲木然的连怨恨都没有的表情。

    他要报仇,为祖父报仇,为父亲母亲报仇。可生活不是话本故事,若无人相助,他就只是一个在民间艰难求生的落魄的书生。就在他深感复仇无望的时候,一个人出现了。也就是从那天起,他脱去了大唐的服饰,换上了吐蕃人的衣服。他改掉了名字,成了洛阳城藏香铺子的掌柜强巴。他利用父亲生前的一些关系,将自己了解到的一些机密内情,源源不断的送到吐蕃,送到那

    个人的耳朵里。

    他是探子,是吐蕃人放在洛阳的鼻子,眼睛和耳朵。当然,他也不是稀里糊涂就给人当探子的,就在他成为藏香铺子掌柜的第二年,当年那个害了夏府全家的前太子侧妃一命呜呼,且死的比他的祖父还要惨。至于那个

    草包太子,他当然也不打算放过,只是时机未到,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对他下杀手罢了。

    那些人承诺,承诺事成之日,就是他夏家复仇之时。他一直在等,等着吐蕃使团进城的那一天。

    他们计划好了一切,却唯独没有想到那个多吉会弄巧成拙。

    按照那个人的计划,多吉、珠儿以及她的丈夫,现在的礼部员外郎李汉都是他们特意搁在明面儿上的人。不论计划是否成功,他们都会被抛出去成为自己的替罪羊。可多吉那个笨蛋,竟会想着带珠儿私奔。两个人更是在客栈里发生争执,且失误中,让珠儿误将藏刀刺到了自己身上。多吉以为珠儿必死,竟也跟着服了毒。眼前最后的日子即将到来,却被这两个笨蛋给破坏了。他气急了,直接冲到房内,将已经服毒且靠在窗口处的多吉扔到了楼下,然后捂住珠儿的嘴,将那把藏刀又用力的捅进去

    了几寸。

    珠儿在挣扎时,扯破了脖子上的珍珠项链。他担心被人发现,就将那些珍珠捡起来,重新串好,放回了珠儿身上。

    客栈里死了人,必须要有人出来顶罪。他在离开的时候,踩到一粒之前没看到的珍珠,就随手拿起,在经过院子的时候,将那粒珍珠放在了多吉身上。

    渔夫在陈述案情时,曾说过,他是被声音给惊醒的。那个声音,就是夏忠尚发出来的,他去后院找了当时还跟马三在一起的陆双,并且让陆双引导马三去了案发现场。之后的事情,有些是故意设计的,而有些真的就是

    巧合了。

    珠儿被害现场没有发现凶器,经仵作勘验之后,指出杀害珠儿的凶器可能是一把藏刀。

    杀害珠儿的那把藏刀就是刚刚在藏香铺子里被夏忠尚丢下的那把。

    那把藏刀上,不光沾了珠儿的血,还沾了陆双的血。

    人赃并获,算是坐实了他杀人的罪行。

    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吧。

    如意胭脂铺里,刑如意捏着那两枚珍珠问常泰:“那个夏忠尚会被判死刑吗?”常泰抬头看她,却并没有回答。